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于晴 > 聂十郎 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繁體中文 聂十郎目录  下一页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十郎 page 1 作者:于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序——关於笔下聂家系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五年了,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在期待十郎的故事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一向不?#19981;?#34987;期待的压力,期待愈高的故事,通常我愈容易放弃(这是劣根性?),这就是当初《凤求凰》写完之後,宁愿去满足我其它的灵感,也不愿完成已有雏形的《聂十郎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一次打定主意写十郎,主要还是为了完成前年与某位读友的承诺;另一方面则是坚持完成书中一部份配角的有线,这些都是当年预设好的构思,除了西门家外(笑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为西门家的出现,打乱了我的年龄设定,所以,请不要询问我为何小六的年纪只有二十,因为西门家是意料之外闯进聂家的设定中,所以在年纪的算法上稍有出入,请小小的视而不见(有人猜出谁的年纪跟小六冲突到了吗?如果没有,就请当没有看见这一段吧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我的写作生涯中,愈到後期,愈发现原来我是一个很爱叭叭走的人,写了一本故事,一旦有了被期待的压力,就会当作没有系列续集,继续埋头其它的灵感,也因此新的故事愈来愈多,原有的续集却被塞进古老的回忆之箱,不想打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?#19968;?#22909;好地修正,以续集为目标,希望有朝一日能把该有的线继续布完。如果看见我新的故事一直出笼,那就当我没说过这句话了(注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家系列本来就不是一个正统的系列,最多只能算是兄弟之间有所牵连,这样的故事很独立,所以,如果遗忘了其它本也无所谓,最好忘个精光,重新再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五年不算短,一个作者的文笔、思考都会改变,常常在想,同一个题裁,甚至同一个故事,不同时间写,有不同的写法反应出来,如果聂家系列是现在的我重新再写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嗯……很有兴趣?#38383;?#35797;,但还是不要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十郎是江湖人,算是一种特别的行业,也与聂家之前的统一性有微妙的差别,我负责写出当年的构思、现在的想法,至於读者喜不?#19981;?#23601;不在我管的?#27573;?#20043;内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※  ※  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书里,由於女主角拒绝在驿站与人同流合污,作者只好将她迁往民信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古代邮政方面,民信局的产生,大概是在明朝初年,由於资料有限,故本书中有关民信局部份,真实虚构并存,特此说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楔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南京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看热闹了!看热闹了!迟了会抱憾终生的!」大街上,有人呼朋引伴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5913;?#20140;城天天有热闹可看,哪儿的热闹由得你们大惊小怪的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热闹不一样啊!你记不记得隔壁街上有家未开张的『聂本信局』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记得,?#19968;?#35760;得那是聂家买下的一块地,建了民信局後,才发现隔壁一栋也改成民间信局,而且,还是聂家死对头西门家买下的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没错,两间民间信局并列著,错开开张日也就算了,偏偏今儿个同时开张大吉,西门家跟聂府都有?#35828;?#22330;。你想想,两家紧邻,一转身就得被迫对望,搞不好还会血花飞溅,连衙门都偷偷派人来守著哩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那一定要看!一定要看!快快!」谈话的两人兴匆匆地加入人群,一窝蜂地拥进隔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来只是路过的宫万秋,在听见「聂家」两个字後,赫然停下脚步,随便抓住一名南京城?#29992;瘢?#21385;声问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5913;?#20140;城里有几户姓聂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?#29992;?#35265;他一身江湖味儿,不敢违抗地答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有几户姓聂我是不清楚,不过南京首富之一,也姓聂。爷儿,你是要找人吗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要找的聂家人,家中有兄弟数人,有一个是残废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?#29992;?#36830;忙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那就没错!聂家十二名兄弟,大多不在南京老家,留在老家的,就有一个双腿不便的聂三。爷儿,你要找聂三,得直接上聂府去;要找聂四,就得到隔街的聂本信局前。?#25925;?#22312;忍不住好奇心了,遂问:?#25913;?#25214;聂家人,有什麽事?」看他杀气腾腾的,不是结仇就是哪儿雇来的?#31508;鄭?#30475;来这一回聂家真要发生流血?#24405;?#19968;定不能错过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宫万秋没理会他,迳自往隔街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潮汹涌似水,他全然不以为意,每走一步,?#38393;?#20154;群?#36335;?#24863;受到他的杀气,纷纷让出一条道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他走到人群的前头时,瞧见聂本信局前有一名白袍青年,?#31181;匆?#25159;,正与人说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人应是聂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再往「东西信局」看去,瞧见数人围著一名练家子。他随便低声问著身边的小老百姓,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那人是谁?」这练家子下盘极稳,似乎功夫不?#20572;?#33021;不招惹到是最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那就是西门家的当家大爷,西门笑啊。公子,您是外地人吧?才会不知赫赫有名的西门笑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宫万秋眯起眼,观望一会儿,注意到那西门笑与聂四虽站得极近,但各自为政,背对著?#24120;?#19981;曾交谈过,甚至连看上一眼都没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又低声问:「这两人是仇人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仇人……对,我想一定是不共戴天之仇,只要是南京?#29992;瘢?#35841;不知这两家绝不走同路,不坐同桌,不住同屋,唯一相同的,就是争同行!聂家做什麽,西门家也绝不让步,上个月聂家酒馆失火,听说就是西门家下的毒手。你说,算不算有仇?」他将流言搬出以利自己的供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909;?#26377;仇,若聂四有难,西门笑只会袖手旁观。思及此,宫万秋眯起眼,走上前经过西门笑时,不经意地听见有人问西门笑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4863;?#29239;,你是东西信局的老板,理应寄上头一封信。这信是要寄给谁的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这信啊……是要寄给小六的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原来是西门六爷啊……」记忆里,西门老六是个彬彬有礼?#21491;?#28857;点爽朗的青年,在行事作风上?#23545;?#19981;?#21485;?#29239;或二爷来得引人注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宫万秋不再细听,走向聂四身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显然有人问了一模一样的问题,聂四笑答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这头一批货,只是几包酱菜,送给『松竹书院』的八师傅跟我十弟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八师傅?哎啊,我想起来了,十二少半年前来我这?#26500;?#21507;饭,就提过四爷府里的七弟媳很会弄酱菜,他爱吃得紧,还嫌我?#26500;?#37233;菜不道地……啊,现下十二少也在『松竹书院』念书吧,四爷,你该不会是要寄给他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聂四公子??#26500;?#19975;秋在他身後低声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四转身,看他一眼,不露痕迹地退後一步,微微笑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4863;?#21488;找我有事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奉小姐之名,前来求?#20303;!?#27492;话一出,耳尖的百姓一阵喧哗,连带惊动东西信局前的西门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笑终於转过身,往聂?#37027;?#19978;一眼的同时,打量起宫万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求亲?」聂四颇为有趣地笑:?#25913;?#19968;定找错人了。聂家没有闺女,要是男人,倒有一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家小姐是个女的,她求亲的对象自然是聂家男子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四微微讶异,想自己?#29992;?#26377;见过此人,而家中兄弟说要成亲的,也成亲的差不多了,没成亲的全跑个尽光,府里只剩下他自?#20309;?#23130;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家小姐姓宫。?#26500;?#19975;秋密切注意他的动静。「她与新姑爷两情相悦,互许终身,如今只差明媒正娶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?#38393;迕迹?#25554;话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4863;?#22993;爷是谁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当然是府上公子!我家小姐一向不拘小节,本要直接与新姑爷成亲,偏新姑爷守旧,非要四爷与三爷的首?#24076;?#38543;我参加喜宴,喝上一杯喜酒,否则不肯成?#20303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四听到此处,向?#27425;?#21644;的?#25104;?#24050;是微微一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5913;?#35828;你的新姑爷是怎麽?#38405;惴愿?#30340;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他说:不必理会七哥,只要三哥与四哥到场,他立刻成亲!四爷,你先跟我走,咱们再到聂家请三爷!」虽说用个「请」字,但语气之间已有胁迫的意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 湖北11选5公式 篮球搞笑段子评论 内蒙古时时彩怎么样 qq欢乐斗地主刷豆 香港六合彩104 福彩3d彩票官网 内蒙古11选5最高遗漏 广东时时彩停止销售 牌九反赌 中国竞彩网七星彩开奖网 波叔一波中特随时查看 欢乐生肖走势图 北京11选5走势图遗漏 六合皇帝 辽宁快乐12走势图任选基本走势 六肖中特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