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于晴 > 聂十郎 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聂十郎目录  下一页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十郎 page 10 作者:于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兄即是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的真心不知藏在身体的哪里,一直没有人察觉,也许,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最深沉的面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5828;?#31070;色、?#35828;?#35328;语、?#35828;?#32930;体动作,总会在不经意中流露最真实的想法。可是,大部份的人忘了,原来在文字之间,?#19981;?#34255;著许多连自己都不清楚的暗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恩弟,我很高兴进了西门家,也很高兴进了杨柳信局,虽然我不确定自己的未来,可是,我很感谢你我是一家人,而我也有极淡的盼望,有朝一日……我与聂兄也能成为聂兄他嘴里的至交,虽然我挺怀疑他信上知己满天下是假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身处这个小镇,虽然偶尔遇见有趣的事,都远不及聂兄的出现,但?#20063;?#19981;刻意想见他,能维持偶尔的通信,对我来说,就已足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一定有所微言,怪我太过被动,是不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?#19981;?#26377;趣的事,但也?#19981;?#39034;著该有的路走,老天爷怎麽让我走,我就怎麽走,这就是我的性?#24433; 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回再聊,我得去回聂兄的信了。他近日被他师父操得紧,说是半夜三更写信叫我救他,我要真出现在他眼前,他可能还傻眼了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随信附上一帖药方,请看看?#38405;?#30149;症是否有效,但愿下回寄信时,能听见好消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祝  平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六挺之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哗啦啦的,一阵西北两狂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快点快点!」聂拾儿一马当先地冲进破庙,回头喊:「挺之,你动作慢,小心会著凉,我可不负责伺候你的啊,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破庙冷飕飕的,他像小狗一样用力甩了甩身上的水珠。?#35980;?#21738;,以往跟师父出门,?#29992;?#36825;麽狼狈过,他专门负责打点师父跟自己的饮食起居,随时让他俩保持美美的状态,现在师父不在了,他的霉运简直就像是天降横祸,连老天都不帮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身後慢吞吞的脚步声走进破庙。他知是谁,连头也没有回地脱下湿透的衣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挺之,这?#23478;?#24618;你。没事去什麽民信局寄信,都是个大人了,就算丢掉个几天,你那间老顺发也不会哭天?#26263;亍!?#25105;劈我劈我劈劈劈,把供桌四脚劈断生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一抬头,瞧见西门庭就站在门口内侧挡大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哇,没必要对我这麽好吧?」见西门庭还是文风不动,他乾脆跳起来冲到门口,用力拉过西门庭,将破庙的门拖过来挡住外头的风雨。「这样不就好了吗?真是,不是我要说,你就跟我那个师父一样,一点也不知道变通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好了,快把?#36335;?#33073;下来取暖吧,冷死了冷死了!」他跳回火堆前忙著当烤鸭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?#35199;门庭无言以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过了一会儿,发现那纤细而?#19968;?#36523;湿透的人,正绕著破墙走,就是不肯近火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很怀疑地抬起眼瞧他。见他用很奇异的眼神注视著自己,无由来的,他想起这小子万丈光芒的?#19968;?#31505;,随即?#30446;凇?#24614;」的一声,又大又响,连他自个儿都被吓了一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听见什麽?」他很心虚地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雨声。」西门庭很诚实答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差点掩不住失望之情,又突然发现西门庭这小子的视线好像一直落在他脸上,不,根本是紧锁在他的脸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低头看看自己的袒胸露臂,?#20250;?#32531;缓地站起来,像高手交手前的试探,以极缓的步伐与西门庭转著圈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挺之,你让我很怀疑?#2801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怀疑?」西门庭不动声色抹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是啊,你都避我避成这样了,让我不怀疑也难。我又不是笨蛋,你的视线一直很规矩地在我的颈部以上打转……是因为你瞧不起我的瘦骨如柴吧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?#36825;就是你的怀疑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6127;擼?#25105;这叫精瘦,精瘦!你懂不懂?我的皮肤是白?#35828;悖?#20294;这是我懂得保养,我一见我十一弟,我就时刻提醒自己,像那种黑炭头走出去,人家只会当他被雷给劈焦,简直丢人现眼。我虽生得白白嫩嫩,但也是有强健的体魄好吗?倒是你,挺之,你的腰、你的体型,让我很怀疑你才是有问题的那个……」猛然扑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庭没料到他疯癫的举止,整个人被他?#35828;埂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干什麽你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是为你好,你害臊个什麽劲?我又不会笑你的身材,我知道你浑身上下都是骨头行了吧?外头雨下这麽大,你不脱衣,我怕我得背著你去求医,我最贪懒了,麻烦你自动自发点……」聂拾儿很积极地剥他的衣,见他挡挡挡,索性跟他卯起来,非把他脱个精光不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别闹了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闹?你没见你?#36335;?#37117;黏在你身子骨上了……」忽然见西门庭抓住自己的手指又细又长又有力,他不由得暗赞。女子手指多细白无力,男人则?#31181;父?#30828;,这小子倒是介於这两者之间,让他好生羡慕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挺之的脸早已湿透,连一头束起的长发也湿答答地滴著水,看起来很像是刚洗过澡啊……他咽了咽口水的同时,又见他颊上的水珠不小心滚落,正中挺之的唇瓣之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在看什麽?」西门庭问道,水珠滚进他的唇舌之间,?#20250;帷?#34987;吞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瞪目,忽地跳了起来,连连往後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庭对他捉摸不定的行为早见怪不怪了,他?#27809;?#36215;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怪了,我好像很口渴哪……」聂拾儿喃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口?#31034;禿人?#21543;。」水袋抛了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一接手,咕噜咕噜猛灌个过瘾。其实有问题的是他,不是挺之吧?方才瞬间他口乾舌燥啊,难道、难道……不不,不再想不再想。他可是有名的胡思乱想,是他乱想乱想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抬头,看见他的好兄弟已坐在火堆旁取暖,湿衣还是穿在身上……他迟疑了下,决定还是不要再逼挺之脱衣,他?#32511;?#20094;物燥,引人想入非非,万一蹦出不该出现的火花,他岂不完蛋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有点心不甘情不愿慢吞吞走?#20132;?#22534;旁坐下,随即像想起什麽,连忙双手遮胸,叫道:「你可别胡思乱想啊。」连他都会不小心乱想一下,何况是定力没他好的挺之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庭闻言,哧地笑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聂兄,你大可放心。你虽相貌出众,身材也很……异样的好。但,小弟我,看见你完全没有任何的心动,怎麽会胡思乱想呢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?#20063;对。」聂拾儿很酸地说:「就像我?#38405;?#19968;样。你看起来就像蜂蜜水一样甜……不,我的意思是说,从小到大我最讨厌吃甜食,所以,就算你像×××,我也只当你是兄弟!」×××动消音,他绝不会说出来,那实在太丢人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长期的通信,西门庭多少了解他无厘头的性子,也不主动追问,只觉此人有趣又好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咱们已经离开三、四天,宫家应该不会再追上来了吧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9640;恚?#22825;底下又不是只有我这个男人,没必要再追上来吧?」聂拾儿嘿笑两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那麽,聂兄,你还有许多事要忙吧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那当然,我人缘这麽广,每天被追?#20445;?#19981;,我是说,还有许多事等著我去做,好比我得上?#33258;?#23665;采天蜴草,那种药汁对人皮面具有很大的帮助,我说了你也不懂;?#19968;?#24471;去松竹书院探探我师父,还得寻找我那个不知道哪儿去的小护卫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就是你在信里提的,你十三岁那年终於逃亡成功的护卫?」西门庭兴味十足地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耶,挺之,你记我的信记得这麽熟?不亏我连你第一次寄给我的信都背得滚瓜烂熟呢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庭绽笑:「都五、六年了你还能倒背入流,那背出来我听听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面不改色,立刻转移话题很快地说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 湖北11选5公式 新疆时时彩现场开奖视频 北京单场代购 天津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果 天津十一选五预测 四川时时彩下载 博士娱乐平台 彩票开奖时间 nba比分直播室 重庆快乐十分怎样才中 3d组六缩水方法 英超集锦视频 500彩票网发行价 成语大全解特一肖中特 极速时时彩预测软件手机版下载 北京pk10牛牛软件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