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于晴 > 聂十郎 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聂十郎目录  下一页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十郎 page 13 作者:于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遇见一名少年。那少年差不多十七、八岁,长相跟你爹几乎一模一样,不,若不是知道画像里的人是你爹,?#19968;?#35828;,那画像是依著那少年的模样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闻言,心知好友说话已十分含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换句话说,那十七、八岁的少年八成是老爹的私生子。私生子……有这可能吗?他那没心没肝没肺的老爹,虽?#25442;?#24515;又淫乱,但绝不会允许非明媒正娶的女子生他的儿女,连偷偷摸摸都逃不出他的法眼……暗暗算了算那少年的年纪,岁数正好跟聂家老幺元巧差不多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双生子?还是有人故意易容老爹的模样?他爹早已仙逝,只凭画像就能做出唯妙唯肖的人皮,是完全不可能的;当然,他是天才,所以除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时之间种种推测,始终无法落实。当日在八哥身边看见生得极俊美的元巧时,的确觉得元巧不怎麽像……一个念头极为突兀地冒出来,他一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谁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回神,一见身边至交以酒壶当暗器,激射後?#32954;?#23376;,立刻哇哇大叫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还会有谁?#20426;?#26524;不其然,一回头就见西门庭,他飞身上前,很及时、很狼狈地捞住酒壶,恨恨转身後,廊上已是空无一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这混蛋,扔了酒壶也不怕砸死人吗?#20426;?#22068;里嘀咕著,心中却明白这是他存心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很心不甘情不愿地对上西门庭无波的眸瞳,问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还好吧?#20426;?#19981;过就一双眼睛嘛,能看东西就好,长得这麽漂亮要勾魂吗?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痛死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很痛吗?#20426;?#25342;儿皱眉:「也是,毕竟你是个姑娘家……我手头也没有止痛的药方,不如你先灌个几口,对了,你喝酒吧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十五岁之前,我大哥教我小酌几杯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?#20320;大哥很常出现在你的嘴里?#28014;!?#22914;今想来,西门家的兄弟里,就属她嘴里的大哥最常出现在她的信件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跟她大哥的感情还真好啊,他很酸很酸地想道。脑中一闪,想起她曾说过的话——若是女扮男装,必有帮凶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瞪著她,脱口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大哥是帮凶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庭先是不知他所言为何,而後想起,遂点?#32954;?#31505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他、他知道你是女儿身?#20426;?#20182;捧头打起转来。「不对不对……我记得你家都是义兄弟,换句话说毫无血缘关系……」他惊骇:「莫非你大哥?#38405;?#24576;有异?#27169;俊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头一看,见她拿起一壶酒要喝,他眼明手快抢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看著他,讶道:「你不是要我止痛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是、是啊……这壶没了,你喝我这壶好了。」他递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明两壶都还有点酒,他偏塞这壶。西门庭虽一?#32954;?#27700;,但并未表露,只是很随遇而安地接受他的?#25165;牛?#20208;头小饮了一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唇间一路火辣到胃里,原有的微寒被暖气取代。一放下酒壶,就见聂拾儿用很奇异的眼神注视著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果?#35805; 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9976;?#40637;?#20426;?#22905;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回过神,猛灌了一口酒,才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即使不说话,一个?#35828;男宰右?#22312;行为举止上不经意地流露出来。你与我通信时,?#20197;?#29468;想你的性子虽能随意而安,但在某方面一定很固执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哦?#20426;?#22905;颇感兴趣地笑。「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有这种潜藏的个?#38405;亍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必这样对他笑吧,在月光下简直会害人不?#24120;?#19981;对,今晚没有月光啊,他暗暗哀号。明明没有月光,为什麽她的脸在发亮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见她又很优雅地小饮一口,聂拾儿顿觉自己是?#20998;恚?#20197;往怎麽没有?#21019;?#22905;的女儿身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是之前瞧她这样饮酒,一定会觉得她不够男子豪迈,但也暗赞她优雅的气质。曾想过,哪日若与他的挺之小弟拼酒,他这个小弟必定会一口一口地慢饮,虽然慢吞吞,但一定会拼完他该喝的酒?#20426;?#24403;她是女儿身时,只觉她饮酒的方式真是……他跟著猛灌一口酒,眼角瞄到她的唇瓣沾著酒珠,她手里那壶是他的。岂能让她喝?#21483;?#22857;的口水……嘿嘿……呜呜……天底下大概再也没有像他一样,一下窃喜一下想哭的男人吧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聂兄,?#19968;?#27809;多谢你呢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4863;?#25105;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应该是你抱我来这的吧?#20426;?#22905;唇抹笑:「若在那破庙里,我大概会又冷又痛,巴不得就这样死了算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沉默会,搔搔头,低声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这伤,对女儿家总是不好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2925;?#39292;谓,反正没人看见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剥开了就看见了啊!「你等於是为我挨的,这……我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这没什麽大不?#35828;模?#21681;们是兄弟,不是吗?#20426;?#35265;聂拾儿瞪著她,她只好?#30446;冢骸?#22909;吧,是兄妹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的义兄可多了,也不差我一人。」他酸酸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知道你心里介意,可是,请不要顾及我的性别。聂兄,我自幼扮男装,从来没有挣扎过自己该是男还是女,我觉得现在这样就好了,你再别别扭扭,可就不是聂拾儿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别别扭扭?他别别扭扭?在她眼里,他竟是这种人吗?好想咬?#21015;?#24680;,不过他想维持一下他的形象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不可能永远得如此。至少,你得嫁人吧?#20426;?#20182;忍不住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笑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也许吧。若哪日大哥为我?#25165;牛?#25105;就顺其自然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哥!又是她那个义兄!她这混蛋,宁可跑去顺其自然,也不愿屈就他,可恶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聂兄,宫万秋的事到底该如何善了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喔,我是很想大显神威,把他打得?#24266;?#27963;来。不过我一向慈悲,不忍杀生,所以,我明明很好心的阻止,但奉兄,就是我那个生死至交,不小心打伤了宫万秋,我想短期内,咱们可以安心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聂兄,其?#30340;悖?#25165;是会杀人不眨眼的那个吧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夜色里,一片死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随即,聂拾儿划破彼此之间诡异的气?#30504;?#24456;哀怨地叫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挺之,你把我看得太过份了吧?是不是我不肯负责,你才想这样毁谤我的名声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是你在信里说的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信?#20426;?#20182;瞪大了眼。「我有写过这种话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很爽快地答:「有啊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胡扯,他写了什麽他会不知道吗?胡吹乱盖,盖到连自己都很佩服自己的吹牛神功,他只会极力歌颂自己,哪会扯上杀人不杀人?很想跟她辩个明白,但见夜色之下,她笑得很自然,於是,到口的话又缩了回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聂兄,我的伤虽?#25442;?#20250;疼,但应该不碍事了。我想等明天,就分手吧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一怔。「可是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老顺发我是一定要回去的。」她平静地笑道:「何况,你也不想跟一名女子长久共处吧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张口欲言,却不知该说什麽才好。他想要死皮赖脸赖著,但她是个女的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以後你若有空,可以捎个信到老顺发报平安。如果?#24515;選?#26377;我帮忙的地方,尽管说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得好、好云淡风清啊,好像他只是她生命里的一个过客,时间到了就互道珍?#20800;?#37027;种很不是滋味的情绪又?#35946;目?#26469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总不能说「我偏要赖著你吧」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种话一说出口,他就死无葬身之?#20800;?#19968;辈?#21491;?#25179;著个老婆四处跑……反正,她也对他没有心动之情。他?#30340;眨?#33258;己的心绪竟反反覆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好、好啊。」聂拾儿笑嘻嘻?#20800;骸?#23601;分手吧。它日我若又?#36824;?#23478;母老虎绑回去,一定写信给你。」言下之意,巧妙将她定位成兄弟的?#24039;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心知肚明,遂微笑,答:「好,我一定第一时间回你信,让你不会感到无聊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连他是打发时间才写信给她?#23478;?#28165;二楚,聂拾儿已经放弃不问她是不是又?#26377;?#19978;看见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挺之……真有趣,是谁帮你取的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 湖北11选5公式 辽宁11选5开奖直播现场 冰球突破破解专家 北京十一选五 时时彩快3技巧 360捞时时彩开奖 今天大乐透开奖多少号码是多少钱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2期 彩票两元网排列五走势图 体彩6十1开奖结果查询 河北20选5定位遗漏走势图 篮球比分直播竟彩网 l辽宁11选5 足彩14场胜负好中奖吗 体彩p5走势图带连线图表专业版 云鼎娱乐场线上存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