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于晴 > 聂十郎 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聂十郎目录  下一页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十郎 page 15 作者:于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是二十了。」他记得很清楚,她是在十四年前来到西门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既然我年纪不小,大哥就不必再为我担心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没有担心,我只是好奇,你可别误会。」西门笑朗笑道,小啜了口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大哥,你的茶杯是空的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笑一愣,随即面露尴尬地笑了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听说这年纪的姑娘,大多心思敏感,容不得人家探东探西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大哥何时看我生气过?要问什麽直问吧。」西门庭跟著坐下,笑道:「大哥又不是外人,实话一定跟大哥说。大哥,记不记得前几年?#20197;有?#32473;你,说我与一个人通信,那人挺有趣的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好像有这麽一个人物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这几天我是跟他在一块的。」见西门笑努力掩饰脸上表情,她真的很想笑。「大哥请别多想,我跟他,就像大哥跟我,像兄弟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像兄弟啊……」这句话令西门笑百味杂陈。明明是个女儿身,偏偏她当人人都是兄弟,就算是兄妹也好啊……有时真觉他不是西门家的兄长,而是爹,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这几日,我过得很有趣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有趣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是啊,大哥你也知道我与其它义兄弟算不上亲近,尤其我离?#20197;?#22806;,有的甚至好几年碰不上一次面,全赖大哥各报平安。可,这一次,我总算知?#26391;?#40637;是生死至交,什麽是男?#24605;?#30340;友情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小六,你终究是个姑娘家啊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浅浅一笑,点头:「我知道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知道却是无所谓,好像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的性别,这一点才让他烦恼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几年,他已完全摆脱西门家「远亲」的纠缠,仗著其他义兄弟的支持,支撑起整个西门家,她不必再扮男装,他也有意无意四处注意有关女儿家的讯息,好比女孩吃甜食、吃零嘴,他每年必送来一箱的甜食,以为她会?#19981;叮?#21738;知她只吃三餐,除此外,甜食全送人,有意暗示她年龄到了,?#27809;?#22899;装嫁人,初时她以恩弟未康复为由,坚持?#38405;?#35013;在民信局里继续做事,四处询访药方?#20250;?#26469;恩弟这两年好了,他旧话重提,她也就不拒绝,只道他怎麽安排,她就怎麽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……是不是太随遇而安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她从?#20146;?#37324;想当男人,与男子争锋,她也不会,说她委屈扮男,她也不会痛苦,反而混在其中颇为自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还记得,她未离家前,他曾带她出门见见世面,她就像是个优雅的小公子。如果她真是男孩,他必定很骄傲有这麽个兄弟,可她是女的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要找个武大郎论婚嫁,只伯你也只会看我一眼,就嫁过去吧。」不是逆来顺受,而是太淡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什麽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兄长怎麽这麽辛苦?有时候真怨西门老爹为何先收他当义子?他宁愿当老二、老三都好啊,就不必心里隐藏这个秘密长达十多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说,你有没有考虑回南京?不,你先别说话,我不是要你回家混吃?#20154;潰?#32780;是,西门?#20197;?#21335;京开了一间东西信局。」见她微讶,西门笑知道挑起了她的注意,连忙道:「之前没告诉你,是想给你惊喜。既然西门家有民信局,万万没有自家人在其它信局做事的道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大哥,我来老顺发才没多久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孤身在外,我始终不放心啊。」西门笑再道:「其?#25285;?#25105;并不是为了拉你回南京而开民信局。民信局是你义三哥的主意,後来没想到他眼里的死对头就在隔壁也开了家民信局,两家就这样卯了起来。」说到最後不由得叹口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义三哥的死对头不少吧,大哥,你何必担心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记得?#20197;?#20449;里也提过义弟的脾气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嗯。」而?#19968;?#25552;的不少,如果要她说,她必须承认当大哥报各义兄弟的平安时,提到这个三哥的?#38382;?#26368;多,可见大哥真是深深烦恼三哥的事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唉!」说到这个,西门笑果然又开始烦恼:「你三哥谁都可以原谅,偏偏就是一定得仇视聂家人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聂?」太耳熟了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啊,对了,你少回南京,不知道在南京城口耳相传,西门与聂家是死对头,一开始,?#20197;?#20197;为是外人无聊硬拟了件流言,哪知无风不起浪,原来你三哥,不知打何时起,跟聂家人有了过节,从此成仇人。」让他这个大哥真的很难做人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?#22823;哥,南京城有几户姓聂的人家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有几户我是不清楚,不过有名的只有一户,就是义弟的死对头。他们兄弟也不少,十二个人吧?至今我也不过看见几个,我猜?#39034;捎?#35199;门家一般,多是离?#20197;?#22806;的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?#22905;?#32842;?#21322;晌,露出饶富兴味的笑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笑迟疑了下,又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最近,南京城里还有一个新的谣传,我本来不当回事,但无风不起浪,你听听就算,将来你若回南京,总会知道的。聂家老十,嗯,唔……?#39592;?#23567;六专注聆听,他压低声音道:「听说,他曾受了重挫,不能传宗接代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话方落,就见西门庭的身子定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小六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大哥,你说的真是聂家老十吗?他的?#20037;?#21602;?」她沙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人人都叫他聂拾儿,不知是叫习惯了,或者?#20037;?#30495;叫聂拾儿。怎麽了?小六,你的表情不太对啊。」看起来很想笑,可是又好像为谁留面子憋著不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没有,大哥,我只是觉得一个男人被传成这样,他大概一辈?#21491;?#19981;?#19968;?#21335;京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是啊,姑且不论是真是假,他回南京只会遭人指?#24867;?#24050;。」西门笑再回转话题,道:「那麽你呢?南京城?#29992;穸阅?#30340;印象不深,只知你长年在外,即使我说你本来就是女孩,是他人错看,谁敢当我面前吭声?若你?#24179;希?#37027;麽我安排你是西门家的远亲也可以,这麽一来,你总有理由以女儿身回南京老家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来说去,就是要她恢复女装回老家啊……西门庭唇畔含笑,很?#24515;?#24615;地聆听兄长的计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计画又长?#20013;?#23494;,简直让她怀疑起他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反?#39184;?#28436;,绝不容许失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她说……她根本没有仔细听,那麽大哥一定很烦恼吧?想想他也烦了十多年,没有提早苍老真的是老天眷顾,嗯……?#37027;?#22320;闪神一下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任由西门笑继续分析种种她扮女装的好处,她开始四处神游,忆起才不久之前曾有过的新?#31034;?#21382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知己啊……人生不过转眼,百年到头一场梦,她还算不?#25285;?#26377;个打算笑闹过一生的知己开了她的眼界,闯过一番小小的冒险,?#25442;匚读恕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小六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有,我有在听,大哥。」她很爽朗地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※  ※  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名相貌普通的年轻男子坐在矮铺子里,埋头吃著甜?#20064;?#39277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看起来很普通,就像是街上中低阶层干劳力的上进青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4863;?#24351;,外地来的?」矮铺子里就几张桌子,很快就挤满了与他打扮相仿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是啊。?#39592;?#24180;说话不忘埋头苦干,嘴角还沾了饭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找到工作了没?瞧你晒得挺黑的,身强体壮,要不要来码头帮忙啊?一个月的薪饷够你寄回家养老婆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?#19968;?#27809;有老婆呢。」那青年答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没老婆?那就?#37027;?#22238;家养高堂父母吧,你放心,这儿有问老顺发信局……兄弟,你喷饭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抱歉抱?#28014;!?#37027;青年很痛心又很尴尬地笑,捡回那条喷出去的半条甜瓜,很节省地塞进嘴里:「我只是没有想到这种地方会有民信局的存在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那倒是。老顺发是这两年新开,很便民的,不管是家书还是银子寄回家,比起街尾的驿站牟取暴利,老顺发算是合理许多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 湖北11选5公式 百利宫线上娱乐代理佣金 河北福彩排七开奖结果 快3开奖号码走势图 必赢客吉林快3破解 搜狐彩票频道 体彩11选5开奖走势图 新浪爱彩竟彩足球比分直播 一花德州扑克筹码 重庆快乐10分技巧 中国重庆百变王牌55期 牌九手法揭秘 大乐透走势图14012 福建体彩31选7复式玩法 北京单场什么时候开奖 足彩进球彩爱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