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于晴 > 聂十郎 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聂十郎目录  下一页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十郎 page 17 作者:于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大有仔细看了一会儿,点头:「西门庭的确是这模样……只是,老朱,你把他画得太俊俏?#35828;?#21543;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天飞瞪著画像。「有吗?#20426;?#35760;忆中是长这样的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随便啦,兄弟们知道就好。依我说,老顺发能送信的,被我们解决的差不多,除了高朗少外,其他几个人不是肚泻就是不小心中毒,有手有脚还有力气走?#39134;下?#30340;,只剩西门庭。可要想个法子彻底解决老顺发,老朱,你还有什麽意见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天?#19978;?#20102;想,摸摸鼻子,又?#20204;?#22836;,最後沉吟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既然你们都说我心狠手辣,那就心狠手辣个彻底。我找人在他们水井里下毒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下毒?毒死?#35828;?#37027;种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当然不。」朱天飞阴阴冷笑:「不止打断西门庭的腿,还要老顺发一夜成死人屋子。我买人在他们水里下迷药,让他们昏迷不醒,再让我雇的人开後门,让你们进屋一一解决老顺发上上下下所有人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老朱……老顺发上下差不多有十多人,咱们要杀光了,这……」好像背了很多血腥,会有点良心不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天飞不以为然:「杀一个人跟杀所有人有什麽差别?反正你们也是想动手的,正所谓斩草不除根,它日老顺发卷土重来,咱们还不是没饭吃。何况,你们不想泄恨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这倒是……咱们忍了老顺发许久。再这样混下去,没有收入,?#35299;?#21448;老被上头贪污的官员吞,不如……你确定不会被官府抓到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铺好了後路,谁会抓咱们?谁不知现在朝廷腐败,官官贪污又没良?#27169;?#19990;道乱七?#35828;潰?#27515;囚都能找人顶,这种小事谁管?老顺发信局里还不知存有多少银子呢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是是是!」众人双目一亮:「今年他们生意好,说不定局里还有现银,到时就?#40763;?#30423;杀人,没人怀疑到咱们头上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天飞击掌,鼓吹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没错,好事赶快,我立刻就找人潜进老顺发下药。对了,你们有没有瞧过一名很出色的少年,嗯,有点邪气的少年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有谁会比咱们还邪的?这镇上都是普通人,除了西门庭那小子,上回我瞧他一笑,真他娘的吓死老子了,老子差点以为我对他有感觉呢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?#37027;表示那邪气少年不住在这镇上,只是路过了?朱天飞小心收起西门庭的画像,见众人有点吃惊地看著他,他理所当然道:「我得让人认认这小子的脸,要?#32321;?#20182;也在其中才?#23567;!?#36208;到门口,他?#21482;?#22836;,吩咐:「记得啊,到时?#19968;?#25422;讯过来,只要我後门一开,你们就可?#38405;?#20992;进来泄恨了。对了,我刚才在房里来不及就拉了一坨屎,谁要不嫌臭就进去帮我清清啊。」见众人一脸避之不及,他心知房里那地被五花大绑的「假屎」是不会有人救的了,他放心走出房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的脸庞还是很阴沉著,至少双眸显得很阴,?#20250;?#20182;暗?#30634;?#21560;口气,用力抹了抹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不要怪我啊,每个人都有属於自己最禁忌的地方,只怪你们妄想动我的家人……」他哺喃著,下意识摊开那张画纸,阴沉地注视画上的青年。?#20250;?#26126;明很阴沉的脸庞,开始扭曲抽搐不自然,最後嘴角上扬,笑嘻嘻地道:「哎啊,终於恢复过来了!我怕我入戏太久,下次见了你,你还当我是陌路人呢……?#36208;祝?#23478;人?你是我的家人吗?不会吧,你在我心目中的层?#25105;?#32463;跃升这麽高了啊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捧著头哇哇大?#23567;?#21483;了两声,惊觉身後驿站里的同事要出来看个究竟,连忙小心把画像放进怀里,跳进後山,再跃出墙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一向完美的易容,绝不能教几个瘪三给破坏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挺之啊……?#39640;恕?#30340;一声,他满脑子西门庭,不小心撞上墙外大树,直挺挺地倒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六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一亮,西门庭起身,如同以往,缠上?#25758;?#20877;换上底衣跟外衣,随即跳下床洗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顺发的早膳不定时,员工自动到厨房取用。今天大哥要回南京,下一次不知何时才能再共同用早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打开,她微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早啊!」一名少年郎很活泼地朝她打?#27899;簟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是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是老顺发雇?#21019;?#25195;的。顺叔说最近局里多事,好几名信役受了伤,所以就聘我,每隔几天来清扫局里。对了,我叫方果生,西门哥哥,请多多照顾啊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?#28014;?#20320;是外地人吗??#20197;?#36825;镇上没见过你呢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果生搔撞头,很害臊地笑:「西门哥哥果然眼尖,我是打北方来的,本来想投靠亲戚,没想到才到半路,盘缠就用尽,只好找份工作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原来如此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小六,你起来了正好,我去厨房拿了两份早饭,一块来用吧。晚点?#19968;?#24471;跟顺叔道谢。」西门笑一出现在院子里,方果生就偷偷用很敌意的目光瞧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好啊。」西门庭笑道,上前帮忙接过了?#20449;蹋?#24448;?#38599;?#36208;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咱们约定好,今年你一定得抽空回南京,去年你错过恩弟的婚事,今年一定要回来让他看看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大哥,只怕我一回去,就再也出不来了吧。」她面带微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什麽话?家里又不是牢房,?#20197;?#40637;会绑著你不让你出来呢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很爽朗地笑,一针见血地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其实,最会骗?#35828;?#26159;大哥。你常面不改色地骗我,小时候你为了要让我觉得读书是件好事,所?#38405;?#25925;意在我面前打开书本,蹦出一颗?#24525;?#33150;的包子,说是书中自有吃到饱。只要背熟了一整本书,就有食物从书里变出来。这种骗小孩的玩意,大哥说来真是像实话啊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?#22312;?#38599;?#26049;扫来扫去的方果生,闻言只能默然。这种?#26391;攏?#35841;会被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笑笑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哪知你年纪小小不受骗,你来的前两年,我就是这样骗你永二哥的,他真听话,乖乖地背完书,就坐在那里守著书本?#30830;?#21507;。你义三哥小时候也很纯真,书本变不出东西来,他只道这本书坏了,再去背一本。而恩弟听了,看了我良久,最後很捧场地拍手,说道:大哥,原来你在说笑话,真有趣。你呢,则是看了我一眼,默默接过书去。你那一眼,我至今记得让我很汗颜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?#21407;来西门家里有一半的人,都满蠢的,方果生扫来扫去扫著地上的落叶,竖起耳朵拼命偷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不是两位兄弟笨,而是大哥的脸太会骗人了,只要你说的话,二哥跟三哥都会当是实?#21834;?#35201;不,我的秘密也不会藏了这麽久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哼,帮凶!帮凶!背对著他们扫地的方果生恨恨忖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笑往亭外的方果生瞧去一眼,对她做了个口形:小心隔墙有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必须想个最完美的法子让小六恢复女儿身,可不能?#38376;?#20154;胡乱说?#35874;埃?#37027;个南京城的聂拾儿就是最好的借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无论如何,我都在南京等你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只是微微笑著,并不表态。等用完了早饭,西门笑离去之後,西门庭往亭外看去,那叫方果生的还在打扫。地?#19979;?#21494;有这麽多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背後看去,只觉这少年身形很修长,束起的长发有点焦黄,像是长年的营养不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突然想到拾儿当提过,若是无中生有易容一个人最容易,但要成为原本就有的人,那就算是一种挑战。假若方果生是拾儿易容,那她真得说她完全认不出来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怎麽胡思乱想到这了呢?#20426;?#22909;好一个人,也能让她想到另一个人。她?#24213;?#24494;笑,不知下一次收到拾儿的信会是多久以後了。「方兄弟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 湖北11选5公式 北京pk10举报有用吗 虎头尾公司 北京赛车pk10单期计划 排列三走势图50018cp网 河南快320190608023 新浪彩票-足彩分析 ·奥斯皮纳号码 一肖中特买啥开啥 安徽25选5大星 北京pk10几点钟开始 甘肃11选5走势图遗漏分布 陕西11选5开奖记录 e球彩中奖规则十月属 中国体育彩票现场直播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和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