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于晴 > 聂十郎 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聂十郎目录  下一页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十郎 page 19 作者:于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忽然之间,她的视线停在他的眸瞳里,良久,她才很有趣地笑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方兄弟,你真像是我认识的一名?#35270;?#21602;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故……友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是啊,我这个朋友他贼头贼脑,贪性很重又娇贵,?#19968;?#35760;得,他有一个生死至交,泄?#35835;?#20182;一个秘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谁?是谁泄露的?方果生揣测不安。是老赵?还是奉剑尧?不论是谁,都没有人与她独处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还是,她在试探他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哼,想试他?也不想想他的功力多高深,他绝对相信就算他扮成三哥,同住一家的四哥也绝对看不穿;连自家兄弟都看不穿了,?#37070;?#36824;有谁能?#21019;?#20182;天衣无缝的人皮面具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朋友的秘密跟我有什麽关系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先说,你在厨房做什麽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起这个,他就得意。「?#20197;?#21416;房做点爽口的面,?#20197;?#22312;其他大户人家的厨房做过,多少学会一点,你若要尝,我马上去拿。」真的不是他要说,老顺发的厨技真的好糟,糟到他边吃边吐,宁愿自己做饭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一定还会缝纫、饮诗、千杯不醉、打算盘、画画,反正每行每?#30340;?#37117;专精一点,是不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怎麽知道?不,我是说,?#20197;?#36825;麽多地方工作过,你都猜得出来?」他内心充满惊讶,难以置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展颜开朗地笑:「我那个朋友的生死之交说:因为他长得很娇贵,所以人人都以为他就是个娇贵的大少爷,有时,连他自己都被自己的外貌给骗了,以为自己就是那样的性子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?#36825;是你说的那个朋友的生死之交说的?」方果生的双眼睁得大大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最後一句,是我补的。」她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?#22905;果然认出他了吧。到底是哪个?#26041;?#20986;错?要论观察入微,?#37070;?#30340;人比比皆是,为何只有她认出来?是她眼太利,还是他在她面前特别笨拙?他的自尊好受伤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方兄弟,再过了两个月我大概会回南京城吧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啊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本唇角眉梢处处是趣味的笑意,被有点无奈的笑、有点无所谓所取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从小到大,我没想过要做什麽事,直到有一天,看见民信局在徵人,我就想,在民信局里做事,可以四处跑,也许能为小弟找到良方。於是,我就做了,做到现在,一直恪守本份,可是,我二十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……还不算老啊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嗯哼,一朵花就算被层层包住,只要到了盛开的时期,仍然会有人闻香而来。」她笑叹:「就算一辈子想要处?#35835;?#32773;之间,终究,还是掩饰不住啊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果生想起方才高朗少不由自主地摸著她的头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种对异性的吸引,即使她极力掩饰,?#19981;?#22240;她的年纪渐长而逐渐散发女子的气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连她都察觉到了,只?#27809;?#32769;家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得不承认,她处事有著男子的爽快作风,又有女子的优雅,更有随遇而安的特性;没有男子的?#31181;?#22823;叶,她也不计较人生得失……不会吧?才通信几年,相处过几日,就把她摸得这麽透?原来,他这麽注意她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身侧的五指微微勾起,成拳,家想要抓住什麽,然後惊觉自己的失态,连忙强迫自己松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西门哥哥,你要回南京……你笑什麽?」第一次瞧见她难以控制地?#27010;?#31505;」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没,听你叫一声西门哥哥,我真是……觉得挺有趣的。方兄弟,你来老顺发做得惯吗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有得吃、有得住,很习惯呢!」他讨好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那就好。像我,虽然有什麽吃什麽,可偶尔,也想让嘴刁一下。每当此时,我总想起我的至交,他曾在信上写著,非?#26391;?#38590;以入咽,可他又说他易容之好,?#37070;?#26080;人可比,而他的易容,我是见过的。一个易容之技冠天下的人,一定很讲?#21487;?#38901;、气味、肢体动作,说话方式跟该有的饮食习惯,他常易容成旁人,我猜他一定得配合吃些他不?#19981;?#30340;食物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果生脸皮抽搐。「西……西……」在她没说破之前,他抱著一线希望,就是不?#35797;?#33707;名其妙被她认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别再叫西门哥哥,怪恶心一把的,叫我挺之就好。我大哥叫我小六,同事叫我阿庭,我这个字只有一个人在叫,我想现下他大概在天涯海角,搞不好这一辈子无缘再见了呢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挺之……哥,我、我刚听顺叔提?#21073;?#20170;天晚上有个神秘客?#27515;礎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目不转睛地注视他,等待下文。这人绝不会无故出现在这里,必定跟今晚的客人有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这客人,据说是个官。?#25925;?#25351;举到唇间,方果生神秘兮兮地靠近她一?#21073;?#38543;即像闻到她身上什麽味道,神色虽然没有变,但又巧妙地退了两?#21073;?#36731;声说:「他来做客得保密,你连其他人也别提啊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7010;叮?#22909;啊。」顺叔有认识朝廷命官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果生微微垮了脸。这女人,也太无所谓了,至少得?#39280;是?#22240;後果吧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仿佛?#21019;?#20182;心中抱怨,她又补了一句:「这朝廷命官来小小民信局做什麽?」神色表露趣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果生很有成就感地压低声音道:「据说,是朝中有高官传递私信,托老顺发送这信,收信的官员为表敬重,特地选今晚来拿信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走近他一?#21073;?#21457;现他很小心地倒退一步。她好奇问:「现在还有这麽清廉的高官,?#36864;?#20449;竟然不托驿站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那当然,据我所知,是有这麽一个。」方果生的鼻子翘得老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这麽一说,我也想起来了。我的至交曾在信里告诉我,他有一个大哥,位居朝廷高官,为官很恶毒很贪污,可是骨子里是很清廉的,这麽充满矛盾的话,?#19968;?#26159;头一回听见。不知道是不是跟方兄弟嘴里说的是同一个人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连有个兄长在朝廷做?#38706;几?#35785;她了吗?那他到底还有什麽没有说的?可恶!他写信时必定被猪油蒙了心,才会把所有的?#38706;?#19981;小心说溜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反正……」他清了清喉咙,很可爱地说:「总之,挺之、哥,今晚你就别出房,拉屎拉尿都在屋里解决好了……」他皱起眉,抚上肚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肚子不舒服?」她很好心地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是、是啊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有点?#20445;俊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满急的,挺之哥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放心,?#19968;?#22836;帮你拿纸去,你快去吧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的话方落,方果生便迫不及待一溜烟地消失在她眼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这人看起来很结实,可是外强中乾,动不动就跑茅厕……」她喃道,随?#20174;中?#20102;出来。果然,人不可貌相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心里有点兴味……兴味之中有著淡淡的甜意。又见面了……她怎麽会这麽高兴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七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入夜後的老顺发,静?#37027;?#22320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抹黑影?#20302;得?#25720;、蹑手蹑脚地潜往後门。他东张西望,确定大夥?#23478;?#32463;入睡,然後?#37027;?#25289;开门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探出门,看见大街空无一人。不会吧?这些混蛋这麽聪明?眼珠往左移,看见石?#19994;?#30340;後头好像有影子,他?#34507;?#21671;嘴,轻喊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是驿站的大哥们吗?我是飞哥派来的细作啊。」?#35805;?#20102;,不?#38706;?#26041;听不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果不其然,两旁石?#19994;?#30340;後头露出好几颗头。他咧嘴笑著,表示自己很和善,是自己人,通常这招很有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就是?#26377;旁?#20170;晚的方果生?」张大有小心地问。「老朱呢?怎麽打他离开驿站後,就再也没见过他身影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飞哥说他去处理後事,不,他的意思是先铺好後路。」方果生小声说:「快点进来吧,别让打更的瞧见,那可又要麻烦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驿夫们互看一眼,缓缓起身。方果生见他们个个没拿武器,先是惊讶,後来再听张大有道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 湖北11选5公式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 意甲小旋风分集 2012彩票软件下载 新时时彩新疆时时彩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中国体彩网官方网 3d近十期开机号 安徽快三今天开奖号 快乐10分网 重庆时时彩自动关机 浙江快乐彩12选5手机版 双色球复式全国中奖彩民 七星彩开奖查询 腾讯彩票开奖 正宗香港六合彩日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