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于晴 > 聂十郎 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聂十郎目录  下一页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十郎 page 22 作者:于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那是聂四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原来是聂四公?#24433; !?#22905;笑:「那咱们坐阵的是你喽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这是当然。想要聂?#30446;澹?#25105;不出门还有谁能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笑叹:「三哥,你一定每天都摆著这张脸在信局里走来走去吧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片死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直到西门笑咳了咳,想要说话,才听见西门义很轻柔地问:「小六,我的脸有问题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摇摇头,笑道:「三哥生得好,是众所皆知的。可是,三哥,我记得我离家前,你的脸好像还没这麽阴险毒辣,人人一看当然会害怕,不如我来帮忙吧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冷笑:「凭你?你也不过是个信役而已,能撑得了什麽大场面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厅外有人在敲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谁?#20426;?#20182;没好气地叫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义爷,隔壁的聂本信局空无一?#22235;摹!?#21381;门外,信役在报消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哦?#20426;?#35199;门义奇怪道:「南京城的百姓打算杜绝跟外头的来往吗?连信也不肯写了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不不,那些人,都跑来咱们信局寄信啦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义暗讶,连忙开门。果然听见外头喧哗不已,他一头雾水,问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这儿是被谣传生金子了是不?才一会儿功夫,全跑来了?#20426;?#35265;到外头的信役在努努嘴,暗示他这个主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慢慢地转回头,瞧见西门庭在微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做了什麽?#20426;?#22905;还不到那种绝世容颜,可以让众人失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?#20426;?#22905;还是一贯很有趣的笑。「我只是在他们那儿走一圈,然後跟大哥回来这里而已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怎麽可能?啊,莫非大哥你在那儿发话说小六是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摇摇头,一头束起的长发也跟著摇动。食指指著自己,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只是笑了一下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笑?她的笑有什麽稀奇的?#31354;?#24403;这麽想的当口,就见她慢慢地露齿一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顿时——西门义沉默著,然後指著她,定案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就由你来负责东西信局了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八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舅——子——三——舅——子——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划破天际的叫声惊动了大街上的男?#20449;?#22899;。个个循声看去,就见远处黄沙滚滚,路过之处,人人掩?#25970;?#21683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舅子!你化成灰我也识得!何必拿背对著我?我跟挺之会很伤心的呢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挺之?有点耳熟,才这麽想的当口,西门义缓缓地低下头,看见自己的大腿被某个?#21543;?#30007;子抱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阁下是……」他勉强算是很有礼貌地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年轻男子细皮嫩肉的,很可怜兮兮地抬头对上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舅子,我是你妹夫拾儿啊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?#21834;?#20799;?#20426;?#36825;名字也有点耳熟。「我不记得我有妹子可以让我当?#27515;?#29239;,也不记得有个叫拾儿的妹夫,阁下不放手,我就一路拖你进官府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不会吧,挺之没跟你说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不知道挺之是谁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挺之就是西门庭啊!我是聂拾儿啊,聂家排行老十,今年终於回南京,要向西门家求?#20303;?#25105;多诚心,一回南京不?#28982;?#32769;家,就来找舅子攀关系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义的脸色微微一变,注意到全南京的三姑六婆都挤过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就是那个聂拾儿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犹不知两家情结,讨好地笑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就是那个聂拾儿。舅子,挺之都跟你说了吗?#20426;?#22235;周对著他指指点点,他一脸茫然,不过他被人指点惯了,就当街坊邻?#29992;?#26377;见过他这麽俊俏的男儿郎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小六连提都没有提到你。」西门义阴笑:「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硬要闯!聂拾儿,难道你不知道聂家与西门家的关系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闻言微讶,试探地问:「是亲家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我两家皆是男儿身,哪来的亲家?哼!」见他张口欲言,怕他说出小六的性别,西门义抢白:「你分明是在?#20843;猓?#22312;这里随便问一个路人,都知道你我两家的关系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是仇人。」围观的某人很好心地解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一脸茫然。「仇人?我家的谁,杀?#22235;?#23478;的哪只鸡?还是你家的谁,不小心踢了我家人一脚?#20426;?#33509;真有仇,挺之怎会不知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尽管耍嘴皮吧!」西门义一?#21019;?#20154;就讨厌,尤其他头上还冠了一个闪闪发亮的「聂」字,分明逼他敌视聂拾儿。「你这个不能?#35828;?#30340;男人,别妄想碰我家小六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……不能?#35828;潰俊?#20182;只是前一阵子常拉肚子而已,还不至於不能?#35828;?#21543;?一见四周百姓猛点头,聂拾儿不由得松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人成虎,何况众口铄金?他抚著发颤的胸口,喃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没这麽严重吧?我一向洁身自爱……我的第一次是在……南河镇上,易容跟师父去办事,半路上被人见我俊俏,硬生生地拖进妓院里……最後,不得不从窗口跳楼,也不能算第一次啊,咦,原来我一直守身如玉……等等!等等!三舅子,你走这麽快?#20197;?#40637;追……耶,这位仁兄,你长得好眼熟啊?我是不是在哪儿看过你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眼力一向过人,记忆力又好,怎麽会不认识我呢?#20426;?#19968;身白袍的青年持扇苦笑:「我只不过看这里围观人多,过来瞧瞧,算了,你就当不认识我,我也不知道你是谁吧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四哥!」聂拾儿立刻改抱住他的大腿。「你不要不认我啊!我处理完手头的事,好不容易才赶回来,至少你得告诉我,到底是哪个混蛋跟西门家结仇的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是我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咦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6214;?#22312;,大概加上了一个你吧。」聂四很好心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※  ※  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敲门声响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谁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六公子,我送消夜来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消夜?#20426;?#21407;本打算上床睡觉的西门庭,又一跃下床,东起头发,拉好衣襟开了门。门外有名家丁拿了一盘桂圆糕,他一对上她的眼,就一直眨一直眨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在玩什麽啊?#20426;?#22905;失笑,认出了他是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果然厉害!」他连忙将她推进门,紧紧地拴上门闩。「你说你光看我的眼,就知道我是谁,这下我可相信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?#37027;种故意耍皮的眼神认不出来,她怕会被他活活掐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6127;擼?#25402;之,你到底把我当什麽?#20426;?#20182;不愿以假面面对她,便撕下面具,露出很哀怨的俊秀脸庞。「你没把我的事上呈你兄长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微微一?#19969;!?#25105;交朋友也要让大哥他们知道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闻言,眯眼瞪著她。「你再说一次。什麽交朋友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?#25105;们是好友,对吧?#20426;?#22905;试探地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深呼吸、深呼吸,再吸一次,不然会被气爆。他向她伸出手,她迟疑一会儿,才握住,随即,她整个人都被拉进他的怀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西门庭!是我的表态不够,还是你太蠢?我连本名都告诉你了,难道你还想?#21543;怠?#19981;对,抱起来的感觉不对。他更加用力抱紧她,肚子里的气在刹那间消个一乾二净。「挺之,你、你……很柔软哪……」糟,不?#23567;?#36830;忙推开她,往後退了几步,眼角忍不住偷觑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还是一身男装,看起来还是一样的优雅,只是胸前好像有点……曲线了。他用力吞了香口水,把眼睛往上吊,当做什麽都没有看见。软玉温香啊……本来还以为她长年被「缠绑」,应该很小,刚才……不能再想、不能再想,再想下去,他怕夜深人静,他会性情大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庭很有趣地看著他表情三变,笑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大哥暗示我,即使我扮男装,也不用太过刻意,南京城的百姓爱怎麽传就怎麽传,最近天有些热,所以我就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原来如?#32781;?#20320;大哥真是贴心啊。」他酸酸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发现,每回我一提大哥,你的语气就像吃了腌梅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那当然!」他低喊:「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容许自己?#19981;?#30340;女人,嘴里喊著大哥、大哥的!我要嘴里老喊著大嫂大嫂,你酸不酸?酸不酸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 湖北11选5公式 腾讯分分彩挂机多少注 云南时时彩彩票控 辽宁今日降雨分布图 怎么看北京pk10走势图 北京福彩开奖结果 浙江6十1开奖号码 3d开机号近10期3d之家 秒速时时彩开奖的结果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 中彩网开奖直播视频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官方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幸运赛车现场直播 山西快乐10分派彩走势图 天津十一选五兑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