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于晴 > 聂十郎 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聂十郎目录  下一页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十郎 page 23 作者:于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瞪著她。「你这是什麽表情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耳鸣是西门家?#35828;?#29305;性。我……刚才好像也耳鸣了,对不起,聂兄,请你再说一次。」她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深深吸口气,然後他仰头看著屋顶,正色道:「我的暗示够多了,你真要我说明白吗?挺之,我玩不来那种含情脉脉对看的把戏,也说不出一句甜言蜜语,更不够像个小男人一样会抱著你的大腿不放。可是,我?#19981;?#20320;,我要你跟我一块并?#23567;!?#20182;缓缓垂下视线,对上她,很专注很含情很用力眨著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?#32834;兄,你的意思是……你对我,心动了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闻言,白皙的嫩皮上透著淡晕,努力地吸气:「是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微讶:「可是,一开始我是个男孩啊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在信上的挺之,无关性别,在宫家救我的挺之,的确是个男孩,我不敢说,不论你是男是女,我都会抓住你不放。可是,我很明白你在我心中的份量,你是男的,我永远当你是知心人;你是女的,放过你,就是我的损失了。」他好像维持不了正经,脸一垮又很哀怨地说:「我都被你看透透了,如果不盯著你,我怕你会四处放话说我杀人不眨眼。你这里有没有火摺子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话题转移之快,她也不会措手不及,这?#37070;?#33021;追得上他思绪的,大概也只有她了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在柜里取出了火摺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笑嘻嘻地,双眸却?#35835;?#35748;真。「我有没有告诉过你,我有一幅画轴,从家里偷出来的?那是我老爹年轻时候的画像,当年我学易容,?#19981;?#21464;成别人,看见这张画像,心想倘若有一天能将他脸上的神韵扮得十足,天下间就再也没?#24515;?#20498;我的容貌。」他从怀里掏出那卷有点泛黄的画轴,拉著她走到火盆前蹲下,笑道:「这是我老爹年轻时唯一一张画像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了火摺子,从画像四角开始燃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没有看向那画中的男子。他连烧画,都存心把画纸转背,她又何必去追看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?#20102;?#20102;会儿,又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家有十二个兄弟,西门家差不多只有我们的一半,你三哥却足够抵著聂家好几人了,?#20197;?#20449;上也提过我的十二弟很不成材吧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把他骂得体无完肤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他现下去书院念书了。他的相貌生得真好,在书院一定遭人觊觎,哈,他活该!听说他在南京迷恋女色,到了书院,只有男人不会?#20449;?#20154;。」他哈哈大笑,看了她一眼。「我有个脾气,就是不准任何人欺负我家里人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看著他被火光照著的侧面。明明在笑,但神色坚定无比,像下定决心要去守护某样东西,依她对他的了解,必是他家里有事发生……刹那之间,?#30446;?#24494;微颤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用他的方式守护自己最看重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挺之,我心中将会有一个秘密,这个秘密我不再会去追究解答,但永远也不能告诉任何人,包括你。你会在意吗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摇摇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哎啊,你这样子我很麻烦的。」他很委屈:「虽然你很随遇而安,但是,倘若哪天我要在外头招惹女人,娶个三妻四妾,你很随缘地点头,我一定很伤心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?#20320;要娶我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张大眼瞪著她,几乎要贴住她的脸。「我、聂拾儿,要娶你,西门庭,字挺之,当老婆,我这样说得够不够明白?够不够真心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往後退,他又逼近,非要跟她脸贴著脸就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又没问过我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没道理我?#38405;?#24515;动,你?#27425;?#21160;於衷。说,现在你看见我的脸,有没?#34892;?#21160;的感觉?有没有?有没有?」他耍赖地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眯起眼,很狰狞地说:「那这样有没有?」语毕,用力吻住她的唇。哎啊,总算被他偷到了。朱唇柔软,像他爱吃的甜食啊……依依不舍,依依不舍,一直咬啊啃的,直到他过瘾,才沙哑问:「你可以回答我了。可你要选择好你的答案,如果还是无动於衷,我就一定要让你心动就是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庭看著他,依旧是那抹很有趣的笑,只是红唇微肿,看得出他下了狠功夫,把所有的绝学……所有的青涩都用在她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聂兄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叫我拾儿。还有啊,我知道你脾气很淡,也很随和,可是,你要体认自己是女儿身的事实,你的唇是我?#32769;懟?#20320;的身?#21491;?#26159;我的,以後不准人家随便碰你,你也不发火啊。」他很理直气壮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聂兄,你想不想谣言成真?」她很有礼地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让他无法传宗接代吗?他稍稍松了手,乾笑:「我只是怕你大哥先把你给嫁了,我得先订下你啊。何况,你我两家恩怨情仇这麽深刻,我怕不耍点无赖,你会被你三哥同化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见过我三哥了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岂止见过??#19968;够?#23478;见四哥,他告诉我两家的仇恨……我只能说,你三哥真是执著啊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笑:「我三哥是个有趣的人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人人在你眼里,都是很有趣。」聂拾儿顿了下,轻声问:「你跟我?#34892;?#20687;。?#19981;?#26377;趣的事,只是性子比我淡然,从不刻意去追求什麽。而我,能跟天下人打交道,却不见得会长年热中联系一个我不?#19981;?#30340;人。挺之,到底是何时开始,你在我心中烙了印呢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一直在试他的底限,他到底能为她付出多少感情,露出多少的真面貌?不是他不愿,而是,连他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卸下所有的面具,让她看见赤裸裸的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嫁给我,是很有好处的。」他塞了块桂花糕。「帮你吃甜食,去探访有趣的事,我知道你一直以为嫁为人妇,大概就是足不出户,可当我聂拾儿的妻子,是要能跟我一块闯天下的人,哦哦,我看你露出兴味来了。」心里真是有点悲痛,她到底喜不?#19981;?#20182;这个人啊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听起来很有趣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知道你?#19981;?#26377;趣的事。」他?#20855;媯?#28982;後很可怜兮兮地抱住她,再很巧妙地滚到床上去。「挺之,既然两家容不下咱们,咱俩就远走高飞,永远不回南京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没这麽?#29616;?#21543;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非常?#29616;兀?#25105;才刚回聂家,你三哥就差人来说,从今天开始,聂拾儿绝不准进东西信局一步,否则别怪他打断我的狗腿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哧地笑了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痴痴看著她,看个过瘾,就不会三更半夜满脑子都是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挺之,我不在意你扮男还是扮女,但此时此刻,你放下头发让我瞧一眼,好不好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眸瞅著他半晌,才扯下束环,一头又滑又细的青丝披散在丝被之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轻轻撩起她的发丝,唇畔含笑,然後吻著她的头发,由发尾到脸?#30504;?#26368;後封住她的檀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的吻又细又密,温柔似水,不同於方才的霸道胡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也是他其中的一面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挺之,你的手在哪儿?」他沙哑地问,不住地吻著她的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双手摊著,不知该放在何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该主动点,环住我的腰才对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这样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等她回应,他自动自发地拉过她的手,环住他的腰。他窃笑,然後又开始不正经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挺之,不如你吃点亏,现下我们叫来你三哥,让他看看是你霸王硬上弓,於是我不得不入赘西门家,我真的不介意啊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?#22905;无言以对,最後只得道:「你什麽时候要走啊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哇,你要赶我?我冒著被打断腿的危?#30504;?#31169;会情人,竟然遭你驱赶?不成!?#20197;?#21563;一下、再吻一下。」非吻得她体温上升,意乱情迷不可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唇舌交缠,他一定要吻够本。再一下、再一下……意乱情迷的好像是他了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 湖北11选5公式 125期码报图 香港赛马会博彩中心八仙过海图 中彩票的机选的多吗 安徽十一选五任三遗漏数据 十二生肖表2019年图片 香港一肖一码公式规律 最准特马网站资料2019 一肖中特三肖中特期期准免费资料 重庆欢乐生肖游戏上市 35选7开奖结果75期 3d基本走势图带坐标带连线走势图带连线 香港赛马会开奖生肖排行 篮球让分胜负4串1中奖 pc蛋蛋组走势图 能买河南快三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