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于晴 > 聂十郎 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聂十郎目录  下一页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十郎 page 24 作者:于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※  ※  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西门……挺之?#20426;?#28201;和的嗓音在她身後响起。她回过身,瞧见一名白袍青年,这青年正是当日她在聂本信局里看过的聂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聂四公子。」她微微颔首,笑著,将马交给另一名信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这几日你要出门送信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是啊。」她注意到对方暗自打量著出自己,低头一看,一身暗红的男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拾儿要我告诉你,他约你幽会,就在前头寺庙里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寺庙?#20426;?#25342;儿看起来不像是会拜佛的人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四微笑:「他说,西门义是那种绝不会踏进庙里的人。要幽会,这种地点最一好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幽会?他说得多?#29992;痢?#35199;门庭只得笑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多谢四公子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不必谢,反正你一离开东西信局,我那里也有点生意赚。」聂四打趣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人,虽不如拾儿有趣,但令人如沐春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对了——」聂四叫住她,仿佛在谈不经意的事。「昨儿个他回家,很仔细地盘问聂家兄弟们的生辰八字。他说他要送一份大礼,挺之姑娘可有听说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摇头笑道:「我这?#22993;?#21548;说过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是吗……」聂四沉吟:「他这人说胡闹很胡闹,说城府深沉也很深沉,要论掩饰功夫,他一流,没?#22235;?#23436;全?#21019;?#20182;在想什麽。」静默了一会儿,又道:「从头到尾,他暗自记下的,只有一个?#35828;?#29983;辰八字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那一定是他对这兄弟特别讨厌,强迫自己硬记下来的。」她也打趣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四注视她一会儿,笑道:「你说得有理。他的确对我家小弟没什麽好?#21834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告别了聂四,她吩咐民信局里的信役几句,便往寺庙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奇心会害死一个人,她对聂家有什麽秘密,倒不是很有兴趣。尤其拾儿一向?#19981;?#25226;小事闹大,他会选择隐瞒,通常表示这个秘密过大,再玩下去会死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才跨进寺庙,忽然有人把她拉进怀里,熟悉的气息让她深深觉得,这人简直是无赖到了极点,连光天化日之下都——她轻轻噫了一声,用力推开聂拾儿,瞧见寺庙里正在上香的百姓都像是庙中的神像,完全僵住不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嘿!」聂拾儿露出白牙儿,一手拉著她,对著庙内大喊:「各位街坊邻居,我跟挺之的情况想必大夥?#24049;?#28165;楚,我跟她,就像是一对快被拆散的鸳鸯,恶人是谁不用我说,你们也知道,不过?#19968;?#26159;强调一下,就是那个没心没肝没肺的西门义,请大夥见了他千万不要怨恨,只要为拾儿我说说好话,我聂拾儿就感激不尽!」他拉著她,一鼓作气跑进庙里,从僵硬不动的庙祝手里自动自发拿过三炷香,分给她,再拉著她一块跪下,对著神像?#26263;潰骸?#25105;聂拾儿,与她西门庭,同在南京城出生,两人有情有爱,情爱无价,偏被聂家跟西门家之间的仇恨给阻扰,再这样下去,只怕我跟挺之永远也没有结合的一天。神佛老爷爷啊,您一定要放亮照子,帮助咱们这对苦命夫妻啊!」他很哀怨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结……结合?#20426;?#22312;旁的庙祝很难以启口,可是好奇心实在忍不住,达小声地问:「聂公子……请问,你是实还是虚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很认真地想了一会儿,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如果你愿意当说客,那我跟挺之的洞房花烛夜,欢迎你来参观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庙祝禁口了。两个大男人要成?#31069;?#20182;去当说客,被人指点的会是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庭微微一笑:「你一点也不介意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介意什麽?#20426;?#32834;拾儿扬眉,明白她所言为何。「我可不想强迫你换上女装,你爱怎麽打扮就怎麽打扮,就算当了我老婆,我一样答?#28014;?#26049;人怎麽看都与我无关。对了,庙祝,你说今儿个谁比较俊俏?#20426;?#32834;拾儿可是精心装扮後才来赴约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庭闻言,看了他一眼。果然人如其名,他爱美的执念比起一般男子还要严重,连她?#23478;?#27604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挺之,有没有心动的感觉啊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笑:「心动……」见他惊喜,她又道:?#32925;一?#22312;想呢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立刻垮下?#24120;?#21756;声:「你早心动了,只是瞒著我而?#36873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是这样吗?#20426;?#22905;很有趣地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很理直气?#24120;骸?#24403;然!你虽然很随和,可是绝不随便,要不你早就被人吃了。你肯让我碰、让我?#20303;?#35753;我抱,让我?#32769;?#20320;的亲亲青丝,就是你不小?#30007;?#21160;,可又小器到不愿意告诉我,要吃定我?#38405;?#30340;情意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庙里,抽气声此起?#23546;洹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庭真服了他的无赖劲。他非得把他俩的事闹得天翻地覆,?#36843;?#21733;到无法抵抗的地步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怎样?我说得有没有理?#20426;?#20182;的大脸又快贴上她的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的腰微微後弯,很轻声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好像有点道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这就是啦!想我聂拾儿乃人中之龙,所到之地,众人失色。你要说看不上我,?#19968;?#24403;你是骗子呢。来,快多说几句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多说几句?#20426;?#22905;扬眉,见这张脸随时要完全贴上她的,真怕他在众目睽睽下玩疯?#36865;貳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说你有多心仪我,好让街坊邻居感动我们的坚情,去说服你三哥,不然我怕我们会像梁山伯与祝英台,就这样给活活拆散了,我可不要陪你殉情,死後的世界可不见得有趣……我又闻到你身上的香?#35835;耍?#20320;到底?#38382;?#25165;要给我你大哥送的香料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……尽快。」见他像小狗一样竟然间著她的?#24120;?#26368;後闻著她的嘴。她的腰往後弯得更离谱了。「聂兄,你想干嘛?#20426;?#20809;天化日之下,他绝对做得出任何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挺之,从昨晚我就很想说了……」他追著她的?#24120;?#36731;声道,不打算?#38376;勻送?#21548;。「你说话时,连呼出来的气都是香的,可尝起来是甜的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挺之,你在脸红吗?#20426;?#20182;很好奇地问。她肤色如蜂蜜水,脸一转晕,虽不是白里透红,但也十分好看,而且让人垂涎欲滴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没?#23567;!?#22905;嘴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再逼近,黑发垂到她脸上。「真的没有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聂兄,如果你让我有呼吸的空间,我可以送你一样东西,跟我身上的香味差不多,也许你会?#19981;丁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双目一亮,连忙拉起她,伸手讨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略?#27704;?#29384;,发丝凌乱地垂在颊面,看他一眼,从腰间掏出一物塞给他,以拯救自己免於公开出糗的地步。天,她的腰痛得会站不起来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香包?#20426;?#20182;嗅了嗅,嗅了老半天,才咧嘴笑:「果然跟你身上的味道很像啊,不知道我?#20197;?#36523;上,会不会跟你一样呢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一样,一样的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挂上後,立刻又贴在她身上,很高?#35828;?#38382;:「你闻闻看,闻闻看,是不是很香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?#22905;无言以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她失策,她无力地苦笑。他的厚脸皮,绝对是天性,不是做假,以前她还当他有敏锐的思绪,是她误会是她搞错,所以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很香,真的,很香比?#19968;?#39321;。」打小到大,从来没有跟恶势力低头的她,终於有?#35828;?#19968;次的经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真的吗?那?#19968;?#24819;尝尝你嘴里的香气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?#21452;颊微热,还是无言以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※  ※  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了寺庙,聂拾儿原要拉她在大街上逛上一圈,最好闹得人尽皆知。忽然眯眼,瞧见那个从眼?#30333;?#36807;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聂兄,你的眼里充满仇恨啊。」她的视线跟著他跑,落在了一名青年的背影。「是方果生……终於回来?#23546;穡?#25105;刚回来时,他正好离开南京一阵,三哥对他赞不绝口,你是打哪儿跟他认识的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深深吸口气,拍拍她的肩,笑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咱们的幽会晚点再续,我先去会?#35270;选!?#35821;毕,像一阵风,迅速地追上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 湖北11选5公式 七星彩走势图综合 澳门真钱 体彩p5杀号定胆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查询 福建十一选五预测软件 网球拍牌子 排列五玩法游戏规则 曾道人三肖中特彩图 广东26选5玩法规则 玩新疆时时彩qq群 江苏时时彩网址 足彩胜分差什么意思 中国足彩网彩金券 六合彩全年资料 黑龙江36选7开奖查询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