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于晴 > 聂十郎 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聂十郎目录  下一页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十郎 page 25 作者:于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方果生也有点功夫底子,一觉有人在後头追,他回头一看,看见一个很眼熟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哎哟,这不是小果吗?你忘了我、忘了我吗?太过份了,?#20197;?#24072;父的淫威下等了你多久你知道吗——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方果生闻言,再一见聂拾儿皮皮的笑,他浑身发颤,连看一眼都不想再看下去,转身提脚就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别这样嘛!我可爱的小护卫,你这样?#19968;?#20260;心一百天,家里每个护卫都这麽乖巧,就你这麽皮,想要逃离我的掌下,我很没面子的耶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放过我吧!放过我吧!十爷,我受不了你成天玩我,我要逃亡才能有明天啊——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放心,从今以後?#19968;?#22909;好疼你的,小果,你干嘛见了我就跑?你跑得过我吗——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十爷饶命啊——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两?#35828;?#22768;音愈?#20174;?#36828;。西门庭注意到聂拾儿就像猫逗老鼠,始终跟方果生保持一定的距离,在後头放?#21834;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人,连自己人也要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颇感好笑,正要转身先回信局的同?#20445;?#30631;见眼前有一名女子正目不转睛地注视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就是她吗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正是。」熟悉的男人声音,连带扯痛她左肩已愈的疤痕。她慢慢地往女子身边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男子,正是宫万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甚至来不及看清他何时走近的,随即,眼前一黑,顿失知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九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万秋,你说的就是她?她真是个女人?」宫丽清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宫万秋迟疑了下,看著怀里?#20449;?#30342;?#35828;?#38271;相,沉声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南京城?#29992;?#21475;耳相传,聂拾儿公然喊她的兄长为舅子,放话要娶西门庭回去当老婆。若是断袖之?#20445;?#24517;然不会这麽明目张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宫丽清微微眯眼,注视著他怀里的西门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她有什麽好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又有什麽好?宫万秋心想,却知这话万万不能说出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忽然间,他注意到附近人群渐散,而?#30097;?#24471;极其不自然。远处滚滚黄沙,一直线地卷了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黄沙之中像有个人在奔跑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是聂拾儿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放开挺之!」跑得太快,脚步及时煞住,後头的方果生立刻撞上他的背。聂拾儿连动也没有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早就知道我们潜伏在此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不知道。」聂拾儿嘿笑了两声,道:「人家是人怕出名猪怕肥,我是巴不得天下都知道我的一举一动。你大概不知道现下南京城里最炙手可热的话题是我跟挺之吧?多亏街坊邻居,你一动手,?#20197;?#21315;里外也能知道。」面色一正:「请你放开她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聂拾儿,你宁愿选择一个不男不女的人,而瞧不起我吗?」宫丽清怒声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7070;?#26377;一种人是根本有理说不通的。聂拾儿很感头痛,但依旧平静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宫小姐,我跟你说过,我要的不是你,但绝不是瞧不起你。你压根追不上我的速度,你只想绑住我,即使你能与?#20063;?#34892;,但,我?#38405;?#20173;是毫无感觉,就算有朝一日我瞧见你跟宫万秋共躺一床,我也只会看看就算,你懂吗?」大概是不懂了,不然也不会一路追上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就不知道自己的相貌好到可以处处有?#19968;ǎ?#23545;牛弹琴真是命苦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宫丽清问言,怒斥:「你把我跟万秋并提?」未觉身後男子的脸微沉。她使劲甩动鞭子,道:「宫家的宗旨是得不到的就要毁掉!聂拾儿,我?#38405;?#19968;咋真心,你竟然如此践踏,那就不要怪我无情了。你的功夫也不过是三却猫,我要毁掉你,轻而易举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小姐何必动手?」宫万秋冷声道,让她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。他的?#25104;?#32617;著寒霜,双臂突然一松,怀里的西门庭立刻跌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黑影疾快一闪,方果生犹如灵巧的猿猴矮窜过去,及时抱住西门庭,叫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毫发无伤。爷,您心爱的人毫发无伤,是不是可以放果生一条生路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暗地狠瞪他一眼。这小子,讨了功劳又故意恶整他,分明要宫丽清听见那句「心爱的人」,再起波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小姐,你也不必花力气教训这小子。」宫万秋平板地说:「当日他在宫府,受你百般注意?#20445;以?#20182;的三餐里下了慢?#36828;?#33647;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毒药?甫清醒的西门庭闻言,心里一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果生立刻捂住她的嘴,小声说:「六少,不,六小姐,你也知坏人通常很长命,咱们十爷就是典型的长命人,他要早死,我甘?#38468;?#20840;部家当送给那个害死他的人。」暗暗称奇,宫万秋那一掌打在普通姑娘身上,必定要昏个好几天,西门庭倒像是没事人,立刻坐起。西门家的人,果然个个都能跟聂家人媲美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万秋,为什麽你要下毒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宫万秋撇过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好心地说:「宫小姐,你的眼睛是看在哪儿呢?我也不过是个普通人,没什麽作为,功夫又三脚猫,最多也不过是脸皮比宫兄好看点,但论真心,你在我眼里连粒沙子都不如,在他心里你却?#28982;?#24093;老子还神圣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住口,由得你胡言乱语!」宫万秋恼羞成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摊了摊手,眼角瞄到西门庭目不转睛地注视他,他展颜向她抛了个媚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万秋,你还没有说清楚,你对他下了什麽毒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宫万秋冷哼:「不过是老爷珍藏的毒药而已。被下药者,外表与一般人无异,唯一的徵兆是腹痛如绞,毒性在他体内积下数月方能真正生效,让他在风寒中死亡,连仵作也认不出他真正的死因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庭闻言,心骇莫名。与他相处的那段日子里,他的确常跑茅厕啊,原来那时他早已中毒……她?#30340;眨?#24515;底有抹著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把解药拿来!」宫丽清叫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8468;?#33647;不在我身上。小姐,你不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吗?」他抿唇,眸里一阵寒意。「此人家中有兄长高官,处处为难舅爷;在商场上也是宫家敌手,你执意要聂拾儿,只会让老爷为?#36873;?#20309;况,你的性子我很了解,愈是得不到的,你愈想得到,得到之後又弃之不理、你对他,心头只有新鲜感,没有爱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用力点头,咕哝:「这人才真是了解你,偷?#24213;?#24847;你很久了啊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住口!」长鞭一甩,划破了他娇贵的颊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连动也没有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聂拾儿,你当真不改变心意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的心里有人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就是她?」宫丽清眼角一看,看见西门庭坐在地上,长鞭一挥,鞭尾卷向西门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小心!」方果生可没那个胆去接鞭,连忙推开西门庭。所幸西门庭长年在外走动,没有功夫,但也练就眼明手快,见鞭打来,她连忙就地滚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滚开的同?#20445;?#22905;看见黑影一闪,聂拾儿竟挡在她身前徒手抓住鞭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真要护她了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不护著她,天底下还有谁值得?#19968;?#21602;?」顿觉两道炙热视线烧著他的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宫丽清冷笑:「好,我就看看凭你这个三脚猫功夫,能护她多久?你要能赢得了我,我?#21727;?#19981;纠缠!」当日能把他抓回去,靠的正是自己的功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这可是你说的,宫小姐。君?#21491;?#35328;既出?」聂拾儿一笑,松了长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驷马难追!」宫丽清出招,两人立刻缠斗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小六,这到底是怎麽回事?」有人?#37027;?#31227;到西门庭身後蹲下,小声地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回头一看,低喊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三哥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动不动就跟人打架,哼,果然不是什麽好东西。现在不管走到哪儿,人人都抓著我问,聂家老十是不是真的要讨你当老婆?是要当老婆,还是要当相公?」想来就一肚子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庭苦笑,眼珠?#37027;?#36716;向打斗中的两人。她不懂武功,但看起来拾儿似乎有点弱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 湖北11选5公式 足彩任选9场投注技巧 湖北11选5胆拖 河南22选5预测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公式 河南快3 河南11选5彩票控 双色球技巧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数据查询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 体彩福彩店 内蒙古11选5遗漏值查询 体育彩票走势图 河南11选5出号走势图 11选5快乐十分 香港六合彩内部玄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