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于晴 > 聂十郎 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聂十郎目录  下一页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十郎 page 26 作者:于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满弱的。」另一个温和的声音插入:「西门三爷,我瞧挺之姑娘无心回你,不如由我?#21019;?#31572;。我家拾儿是男子,你家挺之是女孩,谁当相公,谁当老婆不是很清楚吗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义缓缓转过脸,看见宿世仇敌也很优闲地蹲在一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这不是聂四爷吗?你家弟弟在打架,快被人打死了,怎麽还不去帮忙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西门三爷,难道你不知前几年?#19968;?#36538;在病床上,哪来的体力跟人打?大武。」聂四轻喊身边的护卫大武。「你看,谁会赢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连看都不必看也知?#26469;鳶浮!?#22235;爷,不是十爷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四叹了口气:「我记得你的徒弟是拾儿的师父,怎麽你的徒孙这麽三脚猫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四爷,这纯是个?#35828;?#26681;基好不好的问题,不关我的事。」大武密切注意场中央,忽然间聂拾儿被踢飞出来,整个人要跌到西门庭身上时,大武疾喊:「下头是西门六少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硬生生的,他在半空中翻了一圈,整个身子跌摊在她身边那个很不幸的西门义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好惨哪,我全身骨头快散了……」聂拾儿呻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聂兄,你的脸受伤了。」她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以後破相破定了,再也没法跟你比美了。」呜,真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十爷,需要我动手吗?」大武平静地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若说平日要贪懒,他一定跑第一,但此刻如果不亲自解决,只怕後祸不断——聂拾儿用力叹了口气,俐落地跃起身,双臂多处被鞭痕所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很哀怨地对上西门庭微恼的眸瞳,心里呐喊:快心疼吧!快心疼吧!快心疼吧!念久了就会成真,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——也是刚成为他座右铭的名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一点点而已。」她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什麽?」聂拾儿见聂四跟大武撇开脸,仿佛很引以为耻,而西门义冷笑两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说出来了。」她的唇微勾,视线落在他颊上的鞭痕,血流不止。她站起来,以乾净袖尾小心拂去他的斑斑血迹,用?#20260;?#24456;平静的声音说:「?#19968;?#24515;疼,但只有一点点而已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双目一亮,差点一鼓作气飞上天。看,他多容易满足啊!今日一点点,明天就溢出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聂拾儿!」宫丽清怒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来啦!我来啦!」充满精力向前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?#20182;一点也不像去送死。」反像是跟人挤市场,一马当先。西门义?#29992;?#35265;过这种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三哥,他人就是这样的,嘻皮笑脸,可是人品极好。」西门庭苦笑,专注地看他的身影在长鞭里穿梭,一不小心被打到,她的眼就微微缩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武在旁观战,补充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十爷不是练武奇才,不过要卯起来,宫家小姐不见得是对手。」声音微微放软:「功夫高,不见得一定叫高手;真正的高手,是懂得去守护心中最重要的东西。十爷一向能闪就闪,不跟女子交手,这次恐怕是对方踩到他的禁地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禁地——三?#35828;?#30446;光同时转向西门庭。她苦笑:「我明白,我很明白的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不知打哪来的神力,竟不顾鞭子击中他的腰际,?#27809;?#25810;拿住宫丽清的纤纤手腕,翻手一扳,毫不怜香惜玉地嘿笑:「认输了没?认输了没?再不认输,这只手以後只能拿碗筷了哦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住手!」宫万秋一见此状,立刻要出手相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四点头,大武飞身出去,沉声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公开比武,必有胜负,你要加入,就得承受後果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宫万秋一见他,?#21040;?#19981;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胜负已分,宫家一定要守承诺才好。」聂四慢吞吞地站起,道:「这是我家十弟的事,自然由他自己?#21019;?#29702;。但如今,他打赢了,宫家理应放手,他的脸也破相了,从此不再是一个翩翩郎君,拾儿已配不上宫小姐……不过……」视线落在宫万秋的脸上,放沉声音道:「我兄长身为五府都督兼封爵位,与皇上身边红人章大人、统帅雷大?#35828;冉缓茫?#25105;九弟在江湖上与新封江湖盟主闻人庄的庄主也有过命交情,宫兄,它日若有需要,我可以为宫家引见啊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为客气,实为威胁,宫万秋不会听不懂。只是没有料到聂家人已暗自将宫家的一切换个熟?#28014;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放开我!」宫丽清硬声道。聂拾儿立刻放开她,跳离三步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万秋,我?#20146;擼 ?#22905;冷看聂拾儿一眼,咬牙。「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,我宫丽清不会不遵守。」只是没有料到聂拾儿?#40723;?#25171;伤自己。当日他被她所擒拿,他是根本问来无聊在玩她,还是基於不伤女子的原则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知道。」聂拾儿笑嘻嘻:「不然我何必花力气跟你打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原来,?#20197;?#20320;心里还?#24515;?#40637;点信用。」顿了下:「?#19968;?#21435;之後,会跟爹拿解药,如果我记得的?#21834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多?#36824;?#23567;姐。」他笑著拱拳。一见宫丽清跟宫万秋离去,身子突然一软,很虚弱地倒在西门庭的怀里。「我……毒发了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闻言,大惊失色,连忙抱住他,说道:「你等著,我三哥?#24184;?#39302;,我背你过去找大夫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怕来不及,刚才是?#20197;?#30828;撑……」他紧紧握住她的手,头很无力地的倒在她的胸前。「挺之,在我临死前,我想问你,你到底对我心动了没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心动了!心动了!我?#38405;?#26089;就心动了!」她顺口急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真的?」他绽出虚弱的微笑:「你知不知道我很?#19981;?#20320;,你却只对我心动??#39029;?#24819;……我?#19981;?#20320;的程度远胜於你?#19981;?#25105;,我好遗憾啊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如果你给我时间,将来我一定超过你的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空口无凭啊……咳咳,挺之,你愿不愿意公开表示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公开表示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比方当众对天发誓,即使你三哥再阻止,你?#19981;?#36319;我私?#36857;?#35201;不,你亲我一下,我一直念念不忘你身上的香气……咳咳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?#35199;门庭一向冷静过人。方才被他中毒的事实给骇著,後来一听他毒发,一股恐惧立刻?#37070;?#24515;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很清楚聂拾儿在她心里绝对占有很大的重量,但是,为什麽听著他的「遗言」,她开始冷静下来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为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舅子,你愿不愿意看在我垂死的份上,答允我跟挺之比翼双双飞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太假了。」西门义很乾脆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庭闭上眼。是的,因为太假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十爷,你的脸很红,眼睛很有神,而且你老装咳,那是受风寒,不是中毒。」大武很好心地提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四叹口气:「挺之姑娘,家门不幸。以後这兄弟?#24466;?#32473;你负责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喂喂,我中毒是事实啊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昨天你才告诉我,你上个月找老六去了。」聂四一字不漏地说出来。「?#19968;?#20197;为你找老六去叙旧,原来找他去解毒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闻言,乾笑地偷觑西门庭。「我健忘、健忘。」他身?#21491;?#21521;好,哪有猛拉肚子的可能?当他在近一个月内拉了二十次左右,他就知道有问题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跟挺之分手,最重要就是去找六哥,看看自己是不是中了毒。他只是想,有毒解毒,没毒保身嘛,这也不行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挺之,我不是有心耍你啊。」他很赖皮地翻抱住她的大腿。「我是要做戏给舅子看嘛,我怕他太狠,真的拆散咱们,那我一定出家当和问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那你去当和尚吧。」西门义嗤道:「休想我把小六送到聂家去。」刻意不看西门庭,他怕会心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西门三爷,话可不是这麽说。」聂四温和道:「咱们之间应该早就消弭仇恨了。大武过来,让三爷看看当日你为笑大爷所受的伤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是。」大武?#30772;?#22806;衣,露出腰间那道疤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 湖北11选5公式 内蒙古快三专家预测8月30日 北单官网开奖sp时间表 双色球斜连号走势图 2019香港六合彩图库 超级快速赛车 道人玄机四肖中特 江西时时彩后二杀码 快乐飞艇开奖记录 我的微信里没有彩票拦 彩票论坛1700 最新河北11选5走势图 15选5开奖 平特乾坤卦荐 22选5复式7个号多少钱 老11选5历史开奖结果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