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于晴 > 聂十郎 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聂十郎目录  下一页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十郎 page 3 作者:于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闲话少说,眼下我只怕还会在宫家多住一阵,你没空也得来信,最好天天写,不然我一定掀了杨柳信局的屋顶,让你连工作也没得做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拾儿於百忙中留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※  ※  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好像不够狠……改成『我先轰了杨柳信局,再在信局前泼洒狗粪,让人天天不敢进去,你们一笔生意也做不成』……嗯,这样写,不知会不会被这小子发现我阴险低俗的一面??#29399;?#26696;就笔,聂拾儿哀怨地塞了口酱菜,抱怨道:「我天天写信给你这混小子,你十天半个月才寄个一封来,是不是兄弟,是不是兄弟啊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准是酱菜又咸又酸,才会让他的性子遽变,变得小器又刻薄。可恶的四哥,要他?#35753;?#31455;然寄酱菜来!以为他蹲苦牢没菜配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门开了,他连头也没有抬起,终於下定决心宁愿毁坏自已向来良好的形象,也要逼这小子写信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虽没跟挺之见过面,但他一向观察入微,从挺之的来信里,发现这小子极为守旧,如果不是确定他年纪与自己相仿,还真要以为与他通信的是一个小老头子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就不信你不写信来。」阴笑两声,舌尖舔上封口一回,小心封住信封。鼻间闻到面香……嗯,他猜是珍珠鸡丝面,果然是天天山珍海味啊,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去寄信,马上寄,别要我抓到你?#36947;粒?#20320;家小姐要看信……你先骂她几句再给她,知不知道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纤纤素手接过。他的头还是没抬起,打算再伏案写上几封,忽然桌前冷冷的女声响起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要骂我什麽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哎啊,母老虎来了。聂拾儿恨恨吞下一口酱菜,随即抬脸笑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宫小姐,我说说而已。」见她当著他面拆开信,他也没气没恼。反正天天都有人私拆他的信才肯寄出,寄人篱下,?#35805;?#27861;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宫丽清扫过信,抿嘴冷笑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跟这叫挺之的男子,交情倒是挺好。天天写信给他,勤快到我以为他跟你有私情呢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嘿,被你猜中了。」聂拾儿笑嘻嘻地:「他跟我,的确有私情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不像是?#38386;?#20043;?#34180;!?#22905;忍著气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的确不是啊。」他很兴奋地说道:「你偷看了我的信这麽久,难道还看不出挺之这小子是女扮男装吗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女扮男装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以为我?#38405;?#20154;有这麽热中吗?」他挑起眉,笑道:「?#20197;?#23601;知道他是女儿身,所以日久生情,我十八岁那年误打误撞,信件到了他手上,从此开?#32426;?#20449;长达五、六年,?#20197;?#20250;看不穿他是个姑娘家呢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宫丽清微微眯起凤眼,注视他皮皮的脸半晌,才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是个吃不了苦的公子哥儿,性子娇贵又大而化之,根本不适合在江湖上生存,哪儿来的眼力去观察一个未曾谋面的人呢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哇,把他说得跟神猪再世没什麽两样嘛……虽然的确是有点像啦,但也没必要把他贬得这麽低吧?聂拾儿摸摸鼻子,又塞了口酱菜,没反驳她的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宫丽清见他爱理不理的,低声说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一定要气我,是不是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吓一跳,很无辜地说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气你什麽?」他是一阵茫?#35805; 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!」她咬牙,?#20250;?#24525;了又忍,终於把?#21487;闲?#22836;的委屈跟火气硬生生地吞下去。「你迟早是我的夫婿,叫我一声丽清又如何?何必生疏地叫我宫小姐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慢吞吞地答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又没说要当你丈夫,是你宫小姐硬把手无束鸡之力的我给五花大绑扛进宫家来,我没叫你一声贼婆?#21491;?#32463;是很有修养的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闻言,丽容又怒又恨,骂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不要以为我不?#20197;?#25171;你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打啊,反正我的肉体已经饱受摧残了,我的心灵更是已经灯枯油尽了,反正我不?#34987;?#20107;,看你是要打我鞭?#19968;?#26159;踹死我,就随你吧。」只求不要用春药,他怎麽折磨都肯受啊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被打被骂他可以哀哀叫,不必忍。但她真下流无耻到用了春药,他可能就会忍不住一时该忍的,而必须负起责任忍一辈子的?#25472;牛?#20182;不要啊!他宁愿做一世和尚也不要跟泼妇朝夕相对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要我打,我偏不打!哼,我已差人去南京聂府请你的两位哥哥来,到时候我看你还有什麽理由拒婚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也得看人?#20197;?#19981;?#25954;?#26469;,你可别想得太美好,我怕你梦碎了又找?#39029;?#27668;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就算不?#25954;?#26469;,也有人会绑著他俩来。」宫丽清十分有把握。「你三哥是个瘸子,四哥比你还没用,我派万秋去,就算躺著,他俩也必须来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宫万秋啊,就是这家伙把他五花大绑,顺便把他揍得鼻青脸肿,花了一个月才恢复他的花容月貌……嗯,三哥跟四哥的下场可能也不怎麽妙了,聂拾儿忖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聂拾儿,我有什麽不好?你竟三番?#37233;?#25298;绝我的情意!」她低声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回神,抿起嘴?#27492;?#24456;?#38505;?#22320;想著,?#20250;?#27785;吟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亲爹在江湖上颇有名望,舅舅又是朝廷命官,叔伯与你一堆亲戚,在商场上也不容小觑,可以说是江湖、官场、商场三者得意。嗯,哪日你要?#20219;?#25307;亲,一定有人抢破头,这样想来你的条件果然不错啊。」说来说去就只有家世背景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?#23613;?#30340;一声,白皙讨喜的娇贵脸皮上多了火辣辣的五指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聂拾儿,你存心要气我了!」她气得双颊生晕,用力拎起他的衣领来,注意到他的脸微微往後,她心里更是一把火,直接点了他的穴道,让他避也避不了。「我是断胳臂还是缺?#28909;?#33050;的?看中你,算是你高攀了!你聂拾儿功夫三脚猫,在江湖上没名没号的,年近二十三,连点作为都没有,成天胡混瞎搞,你凭什麽拒绝我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既然如此,就拜托不要让我高?#25342;傘?#23567;姐,我已经说了几百次,不管你是美是丑,我?#38405;?#23601;是没意思啊;就算你易容成江南第一美人,?#19968;?#26159;没有任何感觉,娶你,?#19968;?#24456;痛苦耶。」尤其三天两头就是一顿毒打,他娇贵的身子真的会受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敬酒不吃,吃罚酒了!聂拾儿,如果逼急了我,我就在今天跟你成亲,生?#23383;?#25104;熟饭,等你兄长来再补请喜酒便是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闻言,面不改色说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好吧,事到如今,我必须实话实说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实话?」他在宫家的一举一动都得经过她的眼皮下,连他寄出的每封信她也一一拆开过,他的肚皮里还能蹦出什麽她所不知道的实话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这一直是聂家的一个秘密,你逼得我不得不说出来了。」他注?#21448;?#22905;,叹气:「你看见我耳垂了吗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看向他洁白饱满的耳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有耳洞。」他好心地解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?#37027;又如何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不要逼我把话说得太白嘛!」连向来看起来很娇贵的眉毛,也不禁?#25342;?#23383;?#21363;?#19979;,很委屈地答道:「其实,我是个女人啊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6127;?#25199;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神色十分?#38505;媯?#20932;凉道:「你看我像在说假话吗?我的长相很娇贵又白里?#36127;?#21543;?很?#22235;?#23452;女吧?以前我老是觉得奇怪我的脸老晒不黑,跟我一块练功的十一郎早就变成黑炭头了,为什麽?#19968;?#26159;细皮嫩肉?#25179;?#20102;半天,连我都不知道自己原来是个姑娘家……你要掀我衣服?那行,快掀快掀,掀了你的美梦可就碎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瞪著他,瞪得眼?#23478;?#20882;出火了,他却仍一脸无所谓。掌心在发热,差点又要甩他一巴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聂拾儿!我管你是男是女,总之,你兄长是吃定你的喜酒了!」语毕,存心不解他穴道,拂袖而去的同时,门扉大开,一阵冷风吹进,让他直打哆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 湖北11选5公式 l六肖中特码 安徽快3二同最大遗漏 北京快乐8购买 内蒙古快3实寸走势图 河北时时彩开奖 平码中一个有多少钱 河北20选5几点开奖结果查询 六生肖卡图片大全2019 17年第128期杀红球专家 牛牛怎么玩骰子 篮球发展历史 体彩p3采摘牛材网 贵州十一选五直播开奖记录 粤11选5任选5技巧视频 国际娱乐城开户送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