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于晴 > 聂十郎 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聂十郎目录  下一页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十郎 page 30 作者:于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大哥,你找我有事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食指放在嘴巴,左右张望。「小声点,远亲的远亲还没走,我看没有十天半个月他们是不肯走的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?#28014;?#35199;门庭忍了个呵欠:「那大哥你是要进来,还是在门口说话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是要问你,你想不想擦个澡?」话说完,就看见她的双眸微亮,西门笑暗喜她还有执著的事,低声说:「我知道你忍了很多天,我现在就把热水取来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正要问他一个人怎麽做,眼前已空无一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搔搔头,走回房内时,脚步声?#25191;?#26469;,一回头,瞪大了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大哥,你的速度好快啊……」简直像鬼影,现在真不是她作梦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愈快愈好,省得被发现。」他的动作真的很快,没一下就倒完了热水,拉过屏风。「?#20197;?#22806;头替你看著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大哥……谢谢你了。」不知该何言以对。她不是感动,只是觉得大哥真辛苦,而且近年愈来愈像她的娘了……大哥才二十多岁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笑守在门口的阴暗处,不停地张望,听见里头衣物脱落的声音。他并无任何的感觉,只知身为兄长,一定得处处尽力,好?#21462;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小六,你也十四了吧……我认识一个大婶啊,她最爱谈女儿家的事,你要不要陪她谈谈?」他实在说不出口女孩家该注意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实上,小六个子稍嫌高瘦,长手长脚的,扮起少年来简直没有人会怀疑她是女孩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坦白说,那是因为她自幼扮男,行为举止上多少有点男孩气;要扮女的,他家的小六绝不输人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大哥,我去跟一个大婶谈这种事做什麽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?#22833;败,换一?#23567;!?#23567;六,最近你有没有觉得哪儿不舒服的地方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很好啊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很好,他可头痛了。「那、那……你想不想要一个……一个……」「肚兜」两个字有这麽难以启齿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爹啊,为什麽您要早死,把全副重担交给我?我要顾恩弟、要顾二弟顾三弟顾四弟顾五弟,还要顾六……六妹啊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年他是不是做错了?可是如果不这样,他如何保全恩弟、保全小六,保住整个西门家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这样下去,他怕小六真会变成男孩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定决?#30446;?#38376;见山跟她谈,至少让她明白男女是有别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大哥,我想再过几个月,离家闯闯。」门内传来清楚的决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什麽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大哥,永二哥早就离家去闯了,四哥也是,我离家有必要这麽惊讶吗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?#27604;唬?#20320;明知你是……你是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大哥,我想去驿站或民信局做事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去那种地方……」岂不是要四处跑?她是女的!女的啊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是啊,整天看恩弟老是病著,我?#25830;?#24515;不?#30149;?#24403;初大哥收我当义弟,不就是希望能帮恩弟一把?他跟我年纪差不多,却成天躺在病床上。去驿站,多少达官贵人会仗著权势送信送货回家乡,我可以私查里头有没有药方或者特别的药材;若去民信局,多半会有各地稀奇古怪的药方;再者,当了信役,可以四处跑,说不定就在哪里的镇上或村落,有恩弟?#35753;?#30340;药方。大哥这多划算,寻遍千山万里,却不必花家里的一分一毫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挺有道理的……不不,怎麽会有道理?她是个女的,要她混在一群男人里,那以後嫁不出去怎麽办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何况,我想出去走走,大哥,?#19968;?#35760;得第一?#25991;?#20174;外地?#26377;?#22238;来,每人一封,那时我只觉不必与大哥面对面,竟也能『听』到大哥的唠叨,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趣吗……他还记得第一次?#26377;?#22238;家,她才十岁,原来在这麽久以前,她就惦在心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六平常很随遇而安,少有能特别引起她执念的事,方才听她口吻,的确流露出?#35828;?#20852;味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忽地,有人伸起懒腰走进内院,西门笑暗惊,不小心踢到门板,那人立刻抬头往这里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谁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?#26159;义弟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大哥?」西门义一见西门笑?#21491;?#24433;中现身,讶道:「三更半夜大哥你不睡著,待在……老六的房前做什麽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没?#23567;!?#35199;门笑沉稳地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没有才有鬼呢。」西门义跳上廊栏,看见他双手敛後,更加起疑心。「你身後藏什麽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没?#23567;?#27809;?#23567;?#23545;了——」西门笑忽然喊:「义弟,你别老抓著我啊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大哥,你声音这麽大做什麽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最近受?#35828;?#39118;寒……咳?#21462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当我是白痴儿吗??#39038;?#19981;及防的,西门义忽然推开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笑大惊失色,连忙抱住西门义的腰,要阻止他进去。不料义弟的身子太过往前倾,他重心不稳,跟著?#24590;?#36300;了进去,手中的秘密同时飞了上去,倒?#20197;?#23631;风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义瞪著那东西,?#20250;?#32531;缓地转向西门笑。後者只能乾笑以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屏风後的西门庭慢慢走出来,衣衫有些凌乱,但还算包得紧紧的,她边系著腰带边往上看,看见一个很?#21543;?#30340;东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大哥,你的啊?」她问,踮脚取下了东西,?#20250;?#25674;开?#21019;?#37327;。「很像是肚兜耶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知道这是什麽?」西门笑讶道。他好不容?#23376;?#33879;头皮买了一件回家,就是想教她,年纪到了该懂的还是要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知道啊。」她绽出有趣的笑:「前年我有一阵子默书默晚了,天天过午后才去厨房用饭。厨房的姐姐们都在聊胭脂水粉或者是哪家的衣物好,?#39029;?#21548;。大哥,你要有需要,?#19968;?#33021;建议你去哪家买呢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来,从头到尾他都是白操心了。「小六,你当真什麽都听见了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是啊。」她笑:「她们当我是不懂事的孩子。还提到每个月她们都有不便的日子,我好奇问了,她们笑得挺暖昧的,跟我提个大概。去年我好像有跟恩弟聊过,他说得可仔细呢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恩弟?他长年躺在病床上,怎会懂这些?」西门笑难以置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说的。」西门义很乾脆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义弟?你跟恩弟提这个做什麽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咱们天南地北聊啊,男孩子迟早会对姑娘家有兴趣,跟他聊聊也不行?何况,不管是哪个兄弟,一有机会都跟恩弟聊得乱七八糟,不然哪天他痊愈了,不懂花花世界怎麽办?要不,大哥,你平常都跟恩弟聊什麽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?#21482;聊他的病会?#27809;?#22909;。他果然失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9640;觶?#22823;哥,还你。」西门庭笑道,塞进他的手里。「送这给心仪的姑娘好像太大胆?#35828;悖?#19981;过她收到,一定能明白你的心意的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不,我不是……」见小六又露出那种害死?#35828;奶一?#31505;。她的未来怎麽办?他要去祠堂静静才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大哥,我想跟你聊聊。」西门义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……」不太好吧,西门笑头皮一阵发麻,最近义弟愈变愈老奸,虽说是为了西门家,不得不变成商人本色,但是,他还是很怕义弟毛毛的眼神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晚安,大哥、三哥。」她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等等,小六——」试图露出身为大哥很沉稳的笑,却发现这两人少根筋,完全无视於他身为大哥的威?#31232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庭微笑著挥挥手,目送他俩後,才关上房,伸个懒腰上床睡觉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※  ※  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数月後,西门府外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小六,你只身在外,诸多不变,一定要多加照顾自己。如果不习惯,就回来吧。」西门笑殷殷嘱咐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庭一翻?#19979;恚?#36523;形优雅而俐落,完全看不出女孩家的影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好,大哥,等我稳下来,一定第一个?#26377;?#32473;你。」毫不留?#25285;?#31574;马离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笑注?#26377;?#20037;,才叹了口气,一转身,讶道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 湖北11选5公式 极速赛车出号规律 中国福利彩票20191116 排列3号码预测 快3直播 老11选5快踩了 是否有麻将用的透视水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 波叔一波中特另 重庆快乐10分和值 德州扑克桌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2019年两肖中平特 重庆百变王牌每天多少期 澳门帝豪百人牛牛破解 彩票开奖号码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