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于晴 > 聂十郎 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聂十郎目录  下一页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十郎 page 31 作者:于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义弟,你要上哪儿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要去探探敌情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敌情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听说聂家的『封澐书肆』出了一本《孽世镜》,卖得甚好,我要去看看到底有多好?大哥,你不必等?#39029;?#39277;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?#25105;的兄弟们真是很积极啊……我去找恩弟聊聊好了。」每离开一个兄弟,他心里就怅然所失,明知各有前程,但总是有点遗憾。尤其是小六……不知?#25991;?#20309;月她才能恢复女装?才有慧眼男子情锺於她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唉,他的头还是很大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※  ※  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年後,远方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快快快!有没有人?有没有人?十一郎,我把信放在这里,银?#21491;?#25918;在这里,?#19968;?#21152;了一封诅咒信,谁敢拿了银子不?#30007;牛?#23601;受我一辈子的诅咒吧!」聂拾儿双掌合十,求神拜佛。「老天爷,拜托你一定要让这封信确实送到南京聂家,三哥他们再不来救人,我怕我跟十一郎死在央师父的手下!呜,我要打扮得美美的,吃得好、穿得暖,不要再被她欺压了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快点!」猫儿眼的十一郎担任把风。远处响起咚咚?#35828;?#22768;音,两人倏然一惊,连忙狂奔离开官?#37070;稀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拜托,老天,他在这里的日子真的很无聊啊,谁来救救他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师父,咱们等你好?#32654;玻 ?#32834;拾儿立刻换上笑容,对著远处用力挥著手,就怕师父看不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谄媚。」十一郎咕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※  ※  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月後,杨柳信局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庭抱著一堆信进屋整理,一封看起来很破旧的信掉落。她捡起,注意到收信人是「快来救救我」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一愣,瞥到这封信写著寄出的地址,却没有写要送到哪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信件很破旧,破旧到连她都可以看出里头厚厚的一叠纸。她迟疑了会儿,抽出来读著,没一会儿,她失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这人,真有趣,还诅咒人呢,不写地址怎麽帮你送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时,远方突然有人跳起来,喊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糟,我好像忘了写老家地址!天亡我也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完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夜?#20301;?#29301;之十二相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下转载自万盛拔辣?#26102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newwish2.net/yusept.htm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秋天的初更,阴阴凉凉的,少年挥别了友人,推门走进客栈的住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3458;?#23578;有淡淡月色可引路,房内却是伸手不见五?#28014;?#23569;年开了窗,点起了油灯,照?#20102;?#24180;轻略带稚气的脸庞。脱了外衫,直接上床瞪着窗外月光好一会儿,美眸里复杂的情绪慢慢转浓,才略带恼怒地闭上,拉被蒙头就睡。◇◇◇「妳……」转头向随身护卫大武问:「是我记错了吗?家里都是兄弟吧?」「是。」年轻的大武平静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苍白的脸庞再转回,注视那小孩儿半晌,微笑:「你叫什么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元巧!我叫聂元巧!」他大声宣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突地,被自己的声音吓到,他张眼,整个人翻落床铺,滚进一层层的花海之?#23567;?#33457;香扑?#29301;?#24456;像是幼年时四哥教他写字时,窗外百花盛开浓郁的味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时,四哥告诉他,女孩儿身上的香味就是如此,将来有一名女子的花香会专属于他的。哼,他才不管哪朵花是他的,也不想知道将来谁是他的意中人,现在的他,只想着──四哥啊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家里兄弟十二名,他最年幼,却与四哥最亲,偏偏近年四哥有了异样,与他逐渐疏离。四周嫩红色的花海随风摇曳,迎面的?#26355;?#35753;他想起嫂?#29992;?#36523;上的香气,他扁扁嘴,停了一会儿,又咧嘴淘气一笑,飞身扑向其中,漫天的花瓣?#26188;瑁?#20182;刷开白?#35753;?#25639;,心头乐不可支。倒卧花间,支手托腮,闭目养神,任由那一阵阵香气围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哼。」心头虽乐,一想起四哥,又开?#23492;?#20102;起来。幼年手足情深,成人之后疏离到阋墙的例子不是没有过,是他蠢他呆他想得太美好,以为兄弟之情深厚可以到老死。他忘了,二个人二颗心,他一厢情愿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愈想愈恼,索性不想了。不如想着嫂?#29992;牵?#37027;还有趣些……女孩似宝,正是四哥教他的啊,这混帐四哥、混帐四哥,每想他一次,心里就火大一次……心里骂着,怨气十足的再度沉眠……  「元巧,你上头有十一名兄长,你算是最小的。」聂四微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指慢慢的数着,还借了聂四二根手指,小脸露出十分惊吓的表情。「这么多?」「是挺多的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那……你是我的第几个兄长啊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?#20197;?#23478;中排行老四,你说你该如何叫我呢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四哥!」他大声叫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稚气快活的叫声,让他吓了一跳,再度转醒,竟然满头大汗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四周一片黑?#25285;?#20960;乎伸手不见五指,他向来胆大,也不怕,只是疑惑自己才一闭眼,怎么就天黑了。手中的扇不见了,自己也不是躺在花丛之间,而是站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。他搔搔头,才跨一步,就瞧见前方的屋子里透着些许的烛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是哪儿啊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心里莫名其妙,仍是胆大包天往前走,走着走着,借着烛光老觉得那窗子挺眼熟的。「啊!是南京老家!」他大喜过望,奔上?#21834;?#36825;?#21364;埃?#36825;?#21364;?#27491;是四哥的房啊!四哥少年时在多儿?#25226;?#30149;,后来他与四哥回到南京老家,初时他一人独睡不习惯,便是翻过这窗子,钻进四哥的被窝里的。他记得很清楚,那时他没料到自己个小人轻,一翻窗,还来不?#25300;?#20303;,就倒栽进去,亏得大武眼明手快,将他接住,当时四哥还在更衣,转身瞧见他时,苍白的脸还露出很惊讶的表情呢,这个记忆他一直没有忘……微弱的烛光透着窗,印出淡白的人影来。他满心欢喜,想推门而入,又想起四哥他的狠心。心里又恼了,若是让四哥知道他回来了,准是明儿个?#25351;?#20182;出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一迟疑,他停步不前,死瞪着那窗上的影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年了啊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9992;?#36319;四哥分开这么久过,也没想过会跟四哥分开这么久。大哥、二哥,三哥跟其它兄长们自幼各奔东西,各有梦想要圆,四、五年能相聚一次实属难得,虽然如此,彼?#35828;?#20804;弟之情却不曾稍减过,可要他学着他们,他做不到啊!没有面对面,没有相处,兄弟之情如何?#26377;?#19968;个家里,就算有一个不成材的小弟也不是稀奇古怪的事,他安于本份,就在南京老家里不成气候直到终老也不行吗?「四哥,我也有我的梦想啊,你问过我吗?还是,你讨厌起这个不成材的弟弟了?光宗耀祖真这么重要吗?」他低语,心里又恼又怒。一卯起来,决心跟四哥说个清楚!他还年轻,是聂家最小的弟弟,可是从头到尾,他很清楚自己的梦想是什么!他的梦想!他的梦想是──「四哥!」他喊道:「我──」推门而入,剎那间,满?#26355;?#39321;排山倒海而来,眼前竟然是一片花海,微一错愕里,充满厌恶地双手挡住那如女孩儿身上的香气。他一向没什么心思,不曾深恶痛绝过什么,此时此刻心里竟好恨啊──「大武,这个秘密只有你、我,跟?#35828;?#30693;道。」聂四平静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是,我不会说出去的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元巧忘了就忘了吧。我让多儿园成了废墟,没有人会再回头找线索。」「是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四仿佛听见什么声响,回头一看,瞧见他躲在帘子后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元巧?」同样的错愕出现在聂四少年的脸庞,然后沉静地笑道:「你躲在帘后头什么?明知你四哥还没力气跟你玩的。」向他伸出手。他眨了眨眼,从帘后跳出去,握住聂四的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 湖北11选5公式 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中奖规则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 海南彩票论坛 任选9场胜负 上海天天彩选四中奖规则 法甲大牌球星 码报网址 新疆25选7怎么算中奖钱 湖南幸运赛车现场直播 2019女子排球比分规则 河北十一选五的开奖结果 搜索香港六合彩特码部 上海时时彩开奖查询 姚记捕鱼 福彩之“生肖时时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