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于晴 > 聂十郎 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聂十郎目录  下一页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十郎 page 5 作者:于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一下午动弹不得,早间得发慌,连忙道:「你说你说!我一点也不介意替你解忧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要不要救你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一愣,随即双眸染上光彩,喜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这小?#21491;?#25937;我?怎麽救?你会功夫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打架成,功夫就不行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那也没关系!咱们合计合计!你真是好兄弟,对,从今天开始,你就是我的好兄弟了!不,是生死之交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那你嘴里的挺之小弟怎麽办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他闪一边去吧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这样啊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好兄弟,你还没说你叫什麽呢?#20426;?#32834;拾儿眨巴眨巴地看著他,就像在看天上的神祇一样,谄媚到极点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蜜色的脸庞抹上笑意。「我复姓西门,单一个庭字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原来是西门兄弟!不如今日咱们就义结金兰吧,从此祸福相倚!西门贤弟!」他太感动了,没想到随随便便也有人心甘情愿来救他,这算他运气?#27809;?#26159;他的长相太好,任何人都不由自主地帮助他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呜,感动啊!以後再也不必理挺之那小子无聊的信件了,他要逃出宫宅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啊,对了,我忘了告诉你,?#20197;?#22312;杨柳信局做事,这一个月才改到老顺发信局。」西门庭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原?#23601;?#21741;流涕的脸,刹那间停顿,?#20250;?#24930;慢地将视线对上他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兄弟、你说你叫西门庭的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是啊,我说了我叫西门庭,可?#19968;?#27809;告诉你,我的字叫挺之。」西门庭颇感有趣地咧嘴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下来短暂的时刻里,聂拾儿的双眼竟然被一阵强大诡异的光芒逼得张不开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後,他归?#22825;?#20182;所受的刺激太大,一时丧失视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挺之、挺之,西门挺之,从他还没闯天下开始,就一直跟他通信的男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来,西门挺之长这样啊,跟他想像中那小?#36132;?#30340;模样简直天差地远……奇怪,?#36824;?#24322;的强光照过後,他的心跳好像有点急速……不知道是不是後遗症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※  ※  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轻点轻点,挺之,我穴道刚自动解了,四肢还很麻。你这麽粗鲁拖著我,会弄伤我的,慢点慢点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怕慢点,你夫人会发现你的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谁要娶妻了?快点快点,弄伤我也无所谓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拜宫家小姐不准任何人近房之?#20572;?#22235;周无人,很快地把聂拾儿推进茅厕,随即西门庭也挤了进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茅厕本就小,挤了两个人,几乎没有什麽空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虚弱无力地倒向他的肩,西门庭立刻推回他软趴趴的头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聂兄,你打算如何逃跑?总不能躲在茅厕一辈?#24433;傘!?#20182;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?#19968;?#22312;想啊……好在,无论如?#25991;愣?#20250;帮我。挺之,凭咱们的交情,你不会毫不留情地丢下我吧?#20426;?#19968;句话堵死西门庭的後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蜜色的脸庞抹上趣味,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只要别叫?#39029;?#24403;新郎,我不会丢下你的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闻言,当场差点痛哭失声,就差没有抱住这个好兄弟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挺之,你果然是我的生死之交!从咱们通信开始,我就知道没白交你这个朋友,连我兄长都没有你来得义气!好,现下我有个法子,你快把?#36335;?#32473;脱了吧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?#33073;?#36335;俊?#35199;门庭扬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不觉得咱俩穿的?#36335;?#24456;相似?鱼目混珠的事?#39029;?#20570;,先让我扮成你混出去,?#20250;?#20320;再光明正大走出去,绝不会连累你!」聂拾儿信誓旦旦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是说……易容?#20426;?#35199;门庭很?#34892;?#36259;地问道。常在信件上看见他提「易容」,只知这玩意很神奇,?#21019;?#26469;没有目睹过。凭他两手空空怎能变成他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嘿笑了两声,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易容之术,博大精深,我的百宝箱虽然被那婆娘收起,但也不打紧。你头一遭来宫府,见过你的最多也只?#23567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只有一个小婢女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双眼一亮。「那太好了!我不必扮你扮得唯妙唯肖,只要有五分神似即可……」细细观察西门庭的长相,讶异他的肌肤甚佳,?#26412;?#20280;手摸他的脸,顿觉一阵嫩滑……见西门庭微微撇开脸,他很知趣地收回手,嘴里说道:「眉毛比我?#31119;?#30524;睛比我大,嘴巴比我小,鼻子比我塌?#35828;悖?#27809;有我好看……这都不是问题,你的皮肤是晒黑的吧,怎能晒得这麽均匀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天生的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?#20204;桑?#25105;天生肤白而美,连我都觉得老天爷特别疼我,赐给我一脸好皮相,来,你笑笑给我看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庭闻言,也不问为什麽要笑,直接微微笑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研究地注视他,嘴里喃道:「你笑的时候很普通,眼旁人没什麽两样嘛,刚才果然是日头太毒,不小心把我的眼睛给戳伤了……你多说几句话我听听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要我说什麽呢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随便喽。」聂拾儿说道,同时注意到这小子的声音?#34892;┑脱疲?#20687;在憋笑。要学也不是在一时半刻就能学好,不过扮挺之的好处就在不必太像即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记得你在信里提过,你也二十三了,也该是时候成?#20303;?#24590;麽不将就一下呢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哇,挺之小弟,你是派来的说客吗?什麽叫将就?娶老婆是一辈子的事,来!告诉我,你这里叫什麽?诚实点,别撒谎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庭默默地垂下视线,注视著聂拾儿拍打他胸口的手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不用打得这麽用力,我知道这里?#34892;摹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对,挺之,这里就?#34892;摹?#27809;有经过我的心同意,我绝不会娶她当老婆,何况?#19968;?#19981;想英年早逝,死因不明。对了,你呢?有没有意中人?#20426;?#24847;?#23478;?#24605;问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没?#23567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放心,我又不会抢你的老婆!我这人啊,最讲义气,绝对不会从生死之交的老婆床上跳起来……你虽称不上十分俊俏,不过你这?#20013;停?#22312;现下这种世道还算小小热门点。说吧说吧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兴致勃勃,让西门庭很想提醒他,现在他是在逃亡,可不是在客栈闲话?#39029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一切听我家大哥的?#21834;?#38500;非他替我?#25165;牛?#21542;则我不打算谈论婚嫁。」西门庭坦白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哇,这麽传?#24120;俊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庭微微抿笑,并没有答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还是,你太不放在心上了?#20426;?#32834;拾儿自顾自地说,没有瞧见西门庭在听见这句话後,多看了他两眼。「这可不好,年纪轻轻就这麽爽朗,心头没有阴影的人,活在?#37070;?#20063;挺无聊的。不过你可放心,以後我让你天天有阴影……糟,有?#27515;?#20102;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远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聂拾儿立刻拉下他,双双躲在茅厕的门後。两人肩头相抵,聂拾儿不经意地觑了他的侧面一眼,随即又调回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看之下,这小子的脸真的?#25913;?#21040;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啊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庭像注意到他的视线,跟著转过脸来,两人鼻尖轻触,西门庭依旧抿笑,微往後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凉好细的鼻头啊……聂拾儿暗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姑爷!姑爷,你在哪儿?#20426;?#33541;厕外有人嚷道:「要让小姐知道姑爷逃跑了,咱们一定完蛋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?#33541;厕里有人呢,该不会姑爷躲在里头吧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不不,是方才送信来的大哥内急,他借茅厕一用。」说话的是先前引路的小婢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用力拉了下西门庭的衣袖,後者轻咳了一声,大声说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不好意思,是我,我肚子痛,所以……」话还没有说完,忽然响屁一起。西门庭的?#24052;?#20303;,视线缓缓对上聂拾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对他竖起大?#31895;福?#20570;出口形:这样才像嘛!我很聪明,是不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好臭,咱们快去其它地方找吧!」外头的宫家仆人掩鼻分?#36153;?#21435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怎样?我这叫急中生智,不然人家一开茅厕门,我可完也。」聂拾儿得意扬扬地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 湖北11选5公式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下载 港彩平码是什么意思 一尾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幸运赛车彩票天天计划 贵州快3跨度走势图带连线 有足球专家推荐的app 二八杠二八杠 7m篮球比分网 一码中特提前 北京pk10前二万能码 福利3d开机号和试机号 江苏快三走势图怎么看 羽毛球张楠腹肌 福建11选5查询 青海十一选五中奖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