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于晴 > 聂十郎 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聂十郎目录  下一页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十郎 page 8 作者:于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依官府配合的态度,也许会再早一点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庭略带兴味地看著他,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是不是料到,宫万秋一回府得知前因後果,一定会猜到你逃跑跟我有关,之後他若知信局的马遗落在城东,必会以为你故意引宫家人往城东,而你自个儿逃到城西。所以,今晚,城西的人恐怕难以入眠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哇,我有这麽聪明吗?也是!我就是这麽聪明!」聂拾儿忍不住抱住他。「挺之,你真是一个比?#19968;?#32874;明的人啊。我这个人,最讨厌有人比我聪明了,那让我耍心机耍得很不够威风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?#26082;然讨厌,就别抱我了吧。很难看的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也不想抱个男人啊,是屠兄把我挤到快没气了,这人,再胖下去,我看迟早把他老婆孩?#21491;?#22359;挤下床去。」他坚决反对回?#32321;?#36213;胖子,光想就起一阵鸡皮疙瘩,还不如抱挺之……他吞了吞口水,隐约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庭张口欲言,见到他很无辜委屈的表情,只得闭上嘴。他还能说什麽?就当两个男人闲来无聊抱在一块是一件很理所?#27604;?#30340;事好了……反正他无所谓,真的真的无所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服自己之後,他闭眸入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直到?#20102;?#21069;,都能敏感地察觉到那双注视自己的视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视线的主人,现在到底在用什麽心思注视著他?如果此时此刻,张开眼,是不是能看见聂拾儿最深处的面貌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哇,挺之,你还算不算男人,连睫毛都这麽细?我得花多少功夫保养才能有你的一半?老天太不公平了吧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?#30561;觉睡觉。被一个男人这样盯,他无所谓,还是无所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挺之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?#25105;睡了我睡了。反正就算他睡了,两个男人也不会闹出什麽事。睡了睡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细密的视线,一直在他的脸上来回巡礼,好像看得津津有味到留连忘返似的。啊,对了,拾儿擅易容,必定时常细观他?#35828;?#33080;孔,自然也不会放过他的,原来如此、原来如此。真的可以很无所谓地睡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背对著赵胖子的聂拾儿,一直很专注地看著西门庭,俊秀的脸庞被阴影遮了大半,连带著,向来古灵精怪的眸?#21491;?#38544;藏在黑暗之中,无人窥见他此时此刻的神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※  ※  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如果让宫家发现他躲在咱们这里,咱们会连这铺?#21491;?#20445;不住啊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细碎的争?#24120;?#35753;睡了一时半刻的西门庭微掀了眼皮,迷蒙的眼一张,就见聂拾儿的大脸近在眼前,而且仿若未眠地注视著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张口,聂拾儿立刻捂住他的嘴,示意他不要说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拾儿曾救过我,我岂能弃他於不?#32781;俊?#36213;胖子压低的声音从薄薄的蚊帐外传了进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庭闻言微讶,瞧见聂拾儿对他眨眨眼,咧嘴笑著。这人听得一清二楚吧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的意思是,你顾他就顾不了我跟孩子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?#19968;?#20445;护你们的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怎麽保护?拿那把?#35828;?#21527;?老赵,你的刀只能杀猪,哪能杀人?宫?#20197;?#22478;里的影响力有多大,你不会不知道。你还记不记得上回?有人告密,宫家为了表示谢意,足足送了一袋银子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见西门庭皱起眉,很好玩地帮他抚平眉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庭?#19978;?#20182;,聂拾儿一时只能暗暗惊叹这小子的眼真是……很令人妒忌的美丽啊,他得花多少功夫才能保养到这小子的一成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要?#39029;?#21334;兄弟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他又不是亲兄弟,明日他拍拍屁股就走,可咱们生活在这城里,如果被宫家人发现了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跟他,是生死之交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拾儿用力地点头附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不是一直想让儿子去学堂吗?如果有银子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?#20320;让我想想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还想,等你想个透,人也跑了。你没那种,我去好了,就让我带儿子走,反正他留下,也不得你疼!你宁愿?#24605;?#20320;的兄弟,也不要你的亲生儿子就是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等等……好吧,咱们一块去找宫万秋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於所谓的生死之交背叛,西门庭一点也不惊讶,只是,聂拾儿明明听得一清二楚,却一点怒意也没有,反而还很开心地笑著,好像料定了赵胖?#21491;?#23450;会出卖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被人出卖很好玩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不,我去,你留在家里看著他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一个女人?#39029;?#38376;,?#20197;?#40637;放心?一块去,把孩子带去。先去外头等我。」赵胖子坚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窸窣的声音?#20013;?#20102;一会儿,有人走到蚊帐外头,仿佛确定他们睡得很熟後,才自言自语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娶老婆,果然还是娶个明白自己的人好啊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久,铺子的大门轻轻地被推开,?#20250;?#20877;度合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?#25509;下来怎麽办?#20426;?#35199;门庭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怎麽办??#27604;?#26159;?#29992;?#35201;紧啊!」聂拾儿不?#30007;?#33080;,跳下床?#35835;?#19979;身子。「好冷。」见西门庭单薄的身子慢吞吞地下床,他随手抓了一件小?#39318;?#19978;的大衣扔给西门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呜,连他自己都觉得好细心哪,怕好兄弟著了凉……可是,他何时懂得照顾人了,怎麽连他都不知道?还是,他只对挺之细心?哇,不能再想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他不是你的生死之交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是啊,他一直是。」聂拾儿心无城府地笑著,拎起百宝箱的同时,还不忘收刮一些乾?#28014;!?#25402;之,你还站在哪儿做什麽?快闪吧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庭迟疑一下,套上那件腥味很重的破衣,连忙跟他逃难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临走之际,他回头看了那小小的铺子。铺子里微弱的烛光摇摆不定,的确很像是拾儿与赵胖子之间的友情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挺之,还不走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门庭回神,见聂拾儿扛著一堆东西,显然快把这家家当掏个精光。忽然之间,他心里有底了,露出很有趣的表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8468;?#19979;来咱们要怎麽逃呢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自然是?#24525;?#19968;亮,闯出城门啊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?#24120;?#24590;麽?#24120;俊?#26432;出一条血路来?那他可得说,通往城门的那条路上的斑斑血迹,绝对不会是宫万秋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?#27604;?#26159;男扮女装了……你?#32842;?#20160;麽?你放心,我不会叫你扮女装,看看你的长相吧,能看吗??#27604;?#26159;?#20381;?#25198;啊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别伤心,我一向实话实说,久了你就习惯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?#25105;尽?#20426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嘿嘿,咱们?#26085;?#20010;地方,让?#39029;?#24213;摸摸你的脸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?#25720;我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发现啊,你的脸真有趣。连睡觉都很无所谓的模样,睡到中途,脸颊还会发红……让我的心好痒啊……」痒到口水都快流出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?#32834;兄,你说过你没有?#38386;?#20043;癖的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哇,你想到哪去了?我是说,你的面皮很值得我研?#20426;?#25105;一直希望能做出又细?#21482;?#21448;腻的人皮面具,来弥?#39038;?#26080;法在体温上变化的缺点,挺之,你一定要让我摸个过瘾,我手痒,心也很痒啊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801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银辉照地,两抹人影很快地消失在街头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※  ※  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一亮,城门口就聚集了数名的官差与宫家的护院。从城外进来的百姓一律通行无阻,要出城门的却是经过层层的盘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大哥,他们好像在抓犯人啊。」十七、八岁的小姑娘拉著兄长的手,很好奇地问著大排长龙的老头儿。「老伯,是死囚犯经过这里吗?怎麽?#32454;?#24471;像是哪家的?#26159;?#22269;戚被人谋杀了似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老头儿回头,先是注意到那被唤作兄长的年轻男子有些病容,全仗小姑娘扶持,而这小姑娘长得十分美丽,再大一点必定是风华绝代的一世佳人。老头儿的语气不由软下,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小姑娘,你一定不是本地人,昨晚差爷没抓到本城最有名的采花大盗,所以今儿个一早守在城门口,一一盘查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 湖北11选5公式 不爱吃鱼的牛牛 下载云南快乐10分开奖结果 一肖中特动物图 北京时时彩官网开奖号码 3d试机号分析总汇预测总汇 河南22选5如何算中奖号码 足彩混合过关怎么玩 辽宁快乐12开奖查询 湛江体育彩票中心在哪里 亿酷百人牛牛抢压 岗位的三肖中特马 山东群英会预测 大大咧咧两码中特 福建时时彩平台官网下载 大乐透走势图专家预测